¿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連笑容也帶著哀傷:阮義忠的想念亞美尼亞

發表留言

人生第一次發現原來攝影可以這麼美好,是因為注意到了一個人:杜可風(Christopher Doyle)。

接著,因為杜可風,我也注意到了另一個人:阮義忠。

Ame

談談阮義忠這個人。

他現在已是白髮老翁了,但是你若當面見到他本人,聽他說話,你就會發現說話時總是輕聲細語,但是他關懷人生、關懷世界而在內心燃燒的熱情就如同一個開始修習核心課程、充滿好奇心的大學生。他其實還是個熱血青年。

談談阮義忠最近的個展。

「想念亞美尼亞」是阮義忠多年前深入亞美尼亞時紀錄的影像的回顧整理,在台北紅館展出,免費入場。

亞美尼亞? 在哪裡呀?

阮義忠說,這是被上帝遺忘的國度。他還說,這裡的人們就連笑容裡也帶著一絲憂傷。

亞美尼亞是個歷史文化藝術都很豐富的東歐國家;亞美尼亞的音樂能夠觸動了阮義忠心中深處的憂傷而驅使著阮忠義不顧一切地奔向這個被上帝遺忘的國度,然後震撼才開始洗禮阮義忠。

談談阮義忠的亞美尼亞照片。

這就見仁見智。

沒有高解析、不一定有黃金比例。

也就是說,沒有匠氣。

就是很自然的風格。

阮義忠這次個展拿出來的照片都是帶點街拍的寫實風格。但是風格甚至也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所想要傳遞的感情。以下是我在現場對著照片寫下的筆記:

=>山坡草地上的兩個牧人。

兩個牧人,沒有羊、沒有牛,但是牧人還是開心坐在草地上閒聊,一如身旁不遠處的大草原上有著成群的牛羊。

=>等待巴士的男人。

等巴士。沒站牌、沒時刻表。就等吧。他們一生不就都在等,等著人生裡等不到的。等得到、等不到,都一樣。等,好歹是一件事,至少有事可做。

=>雜耍團。

幾乎沒觀眾的雜耍團依然賣力表演,即便沒什麼賞錢也無所謂。繼續表演,為的是證明自己不是廢人。

=>菜市場。

品項不多的集中菜市場的角落坐著一沉默的男人。等一整天。他的生計方式只有一個,那就是等。等到休市好揀剩菜吃。

=>優雅。

穿著卑微長裙的農村小女孩蹲在草地上揀著小花編成花束,但是小女孩流露出不因窮困而低頭的端莊、志氣、自尊。

=>慰靈碑

獨立了、出頭了。政府蓋起慰靈碑,正中央設計了永恆燃燒的火炬,好讓國人的亡魂能夠安息(1915年的種族滅絕屠殺,估計約60萬至180萬人被害)。可是,民窮財盡,沒有預算。火炬熄火已經很久了。

當然現在的亞美尼亞已經好很多了,但還是很辛苦。

很多街拍跟專題攝影都愛聚焦在人的悲情與痛苦,但是阮義忠的亞美尼亞不太一樣。他想傳遞的是深深的不解。被音樂震撼的他來到亞美尼亞、看到亞美尼亞真正的生活樣態的震撼。

如此有深度的古絲路國度,怎麼會變成如此一窮二白的國家?!

如此一窮二白的國家,怎麼人民還有辦法保有依然能夠震撼人心的音樂?是什麼在支撐著這些人們繼續往前走?

一張又一張的黑白照片並不是在消費悲情,而是在致敬。

你該去看。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