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09375_s

Evan扮文青:日本最漫長的一天

發表留言

LongestDayinJpn

 

 

擔任日本戰後軍事政府統領、大量縱放戰犯的麥克阿瑟,在韓戰期間準備攻打中共,為了怕這個很懂得操作媒體公關的狂人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杜魯門緊急開除了麥克阿瑟、把他從朝鮮戰場叫回來。麥克阿瑟回到美國後在1951年5月5日出席參議院聯席聽證會被要求評論日本時,他說到:

「日本歷史悠久但非常欠缺管教。以現代文明標準而言,如果我們(白人)的發展像是個45歲的人,那麼他們(日本)就好比只有十二歲。」

麥克阿瑟原始說法整段抄錄如下:

 

“If the Anglo-Saxon was say 45 years of age in his development, in the sciences, the arts, divinity, culture, the Germans were quite as mature. The Japanese, however, in spite of their antiquity measured by time, were in a very tuitionary condition. Measured by the standards of modern civilization, they would be like a boy of twelve as compared with our development of 45 years."

 

他這段話後來在英文世界裡逐漸被轉述為:

「日本是個由只有十二歲的一群國民所組成國家。」

或「日本人的心智只有十二歲。」

“Japan is a nation of twelve years olds.”

 

日本作家,同時也身兼極右派激進軍國主義者身份,三島由紀夫,聽到麥克阿瑟這樣損日本人後笑著說:

「我聽說十四歲以下的小孩不用負擔刑責。所以呢,所謂(日本的)戰犯也就沒有責任了;這些(日本的)甲級戰犯就像只是愛玩打仗的學童只是不小心把幾個朋友打死了。」

 

這兩個人的一來一往的隔空交火該怎麼解釋,大家就各取所需吧。就像我們台灣,颱風過後若某黨派的總統視察災區就會被同派的褒為苦民所苦,但也會被另一黨派的批為擾亂救災;若沒去視察災區,則會被同黨派的解釋為不便擾亂救災,但卻會被另一黨派的批為不知苦民所苦。歷史的史觀永遠不會一致。

 

「日本最漫長的一天」這本書講的是裕仁下定決心接受波茨坦宣言的無條件投降要求,所以預先錄製了「終戰詔書」,預備在1945年8月15日向全國廣播,而主戰派軍人決定發動軍事政變阻止投降並促成日本跟美國在日本本土進行大決戰的故事。這廣播前的24-48小時之內發生了許多驚心動魄的事,但這些事因為國際媒體被日本投降的消息吸引、再加上許多當事人從此絕口不提,所以這次政變的事就沒有受到太多矚目。

這本書提供了不少歷史細節,但這些細節多半都沒有觸及歷史轉輒點,所以這本書只能提供補強式的史料,而沒有太大的重要性。

例如,這本書明明有機會深入披露、但卻草草帶過的事,是東京廣播電台裡,手無寸鐵的廣播技術人員這些小人物跟政變軍人的對峙。這些技術人員其實是根本不用抵抗的。雖然他們只是小人物,但他們在忽然降臨頭上的大難來臨時也意識到他們若退此一小步,則日本將會面臨比投降更嚴重的後果。或許是更多的轟炸或原子彈。為此,他們都提著頭跟政變軍人在一個舞台劇很必要的元素之下進行了一場生死鬥智:封閉的空間,東京NHK廣播室。

這本書雖然自稱進行了具有規模的當事人專訪跟考據,但是草草帶過這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實屬可惜(pp. 279; 303)。

同樣一段故事裡,這本書也難脫為軍國主義者塗脂抹粉之嫌。

這本書一再指出,政變主角之一,畑中健二中佐(Major Kenji Hatanaka),之所以要佔領東京NHK廣播室,主要是為了阻止"終戰"錄音盤的廣播,其次是畑中想要親口對全日本廣播,說明自己的理想。一句話,這本書說畑中只是想討拍。

我覺得這是故意曲解。

政變的最終目的是破壞投降、持續戰爭、並跟美國進行日本本土決戰。動刀動槍跑去廣播電台只是發表演講根本就無濟於事。

畑中真正的目的是如果找不到裕仁的終戰錄音盤,那麼就利用NHK廣播,假冒日本官方發表拒絕波茨坦宣言,日本決定作戰到底。NHK廣播是當時日本對美國及盟軍的一條極為重要的公開溝通管道。美國在第一顆原子彈之前對日本喊話之後就一直在監聽NHK的廣播看日本有什麼反應,而鈴木貫太郎透過NHK放送的那知名的「默殺」回應也注定了廣島的命運。

當時美日隔空喊話是透過廣播電台進行的。

當時廣播設備沒現在這麼先進,不但體積龐大,而且在極權法西斯政權手裡也是視同管制設施,不像現在只要申請到執照就可以隨便找一間公寓的一個小房間辦起廣播電台看是要賣藥還是講古都OK。只要畑中佔領了NHK電台,就有機會放出假消息誤導美軍、讓美軍做出錯誤判斷、進而引發雙方新一波的軍事衝突,那麼日本軍國的主戰派就真的有可能壓倒主降派。這才是畑中如此大費周章在NHK死賴著不走的真正目的。

朋友們,讓我用一個問題來挑戰這本書就好:

真要阻止裕仁的終戰詔書在NHK播送,一把火燒了廣播室不就得了?

破壞了NHK廣播室,那就能再為政變多買到至少幾個小時。叛軍燒這燒那,偏偏就是留著廣播室不燒,留著它做啥?請解釋。

打火機正好沒油?

畑中忽然戒菸了?

廣播室有貼嚴禁煙火標語讓畑中不好意思製造困擾?

對於阻止停戰跟誘使美軍進攻的目的如此重要的NHK電台竟然完完整整沒受到叛軍破壞? 顯然日方的文獻與調查是值得存疑的。

整本書裡也沒提到皇宮當時衛隊跟憲兵的軍紀崩潰。當時謠傳美軍即將從東京灣登陸,已經鬧饑荒的首都連軍隊都沒得吃,只有高官們還在享用民脂民膏。廣島被原子彈炸的同一天,廣島的富人區裡,百貨公司還在營業。當時全日本的國民平均每日熱量攝取量不足1500卡路里,完全不夠一個成年人活著呼吸,但是廣島的百貨公司還有奢侈珍貴的西餐供應給富人。這是當時日本貧富差距的事實。在這種狀況下,皇宮的衛兵們開始把倉庫裡的糧食偷出來然後逃兵。區區一小撮叛軍,為何能如此迅速控制皇宮? 防守皇宮的近衛師團真的這麼容易被判軍的假命令唬弄?(近步一,pp. 286)戰雲密佈的皇宮為何門禁鬆散到幾個根本沒有權利靠近皇宮的叛軍軍官大搖大擺就能步行進入禁區? (pp. 149)?

這本書裡依然沒有看到深刻反省戰爭責任。全篇都是「終戰」、「停戰」,沒有提到「投降」、沒有提到「戰敗」。德國七早八早就鞠躬道歉了,還賠款柳! 現在雖然二戰電影還是愛跟德國人重提舊事,德國人頂多氣呼呼,但也不回嘴;久而久之大家也就算了。日本到現在還在喊冤枉,就像一個十二歲的小朋友偷了班上好幾個同學的錢被抓到還死不認錯,見笑轉生氣還把幾個同學打死,還跟法官強辯說偷錢是為了買禮物送媽媽,盡孝有錯嗎?

一個歷史上的巧合,這本書也沒提到,那就是終於廣播「終戰詔書」的NHK第八播音室,播音員用來宣佈即將播放重大廣播的麥克風,也是4年前用來告訴日本國民,珍珠港偷襲成功的同一隻麥克風。

本書封面:「終戰真相決定版」…

終戰?這名詞我不同意。

真相? 還好歷史不是只有日本人在寫。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