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09375_s

Evan扮文青: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

發表留言

「拜託了,我死了之後,把我一半的遺骨送回日本,另外一半,就埋在台灣吧。」

會需要怎樣的情誼與哀榮,才能讓中華民國國防部破天荒的破天荒,對一個外國人、特別是在戰爭中曾經互相殺伐的日本人軍官,授予「中華民國陸軍上將」的尊貴頭銜?

 

DSC01423

 

原始書名為「最後的大隊(註)」的「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光看書名可能會讓人覺得這是一本充滿濃濃政治味的書。但事實上,作者野島剛以相當精準的調查,有系統地披露了台海戰爭前中後時期那獨特的大時代的無奈。就算是對歷史跟軍事相當陌生的朋友,這本書的字裡行間都能讓你有一種「找到老朋友」、帶著淡淡哀愁的溫暖。

對蔣、對日、對國民黨,是的,在現在的台灣光是提到這幾個字就會讓很多人進入戒備心態準備好好地問候別人老母。好好看一遍這本書吧。我勸每個會注意政治版新聞的朋友。這本書幾乎會讓你穿上蔣介石的鞋子去煩惱如何保衛台灣。這本書也會讓你穿上敗戰的大日本帝國陸軍失業失格軍官的鞋子去煩惱為什麼祖國對自己是如此冷酷、而先前敵人的首領為什麼卻又對不值得被原諒的自己張開有如父親般溫暖的雙手。

 

在家鄉我只是隻死在路邊也沒人懶得來收屍的流浪犬,在台灣我的一身本事卻受到巨星般的崇敬。

為了報恩就戰死在金門吧!至少我是以武士身份死的,而不是自殺的破產麵店老闆。

只要你還算是個男人,你就應該唱過「九條好漢」這首軍歌,但或許你根本不知道,在某方面來說,唱著軍歌的你有一部份正代表著過去大日本帝國陸軍的傳承。

歷史上因政治不正確而造成的遺憾卻往往是未來政治正確的契機。

蔣介石的以德報怨政策有人認為是錯誤,但這個錯誤也讓錯愕於戰爭忽然結束的日本將校渡海來台獻身反共事業與台海防衛。他們過去協助阻擋共軍渡海,卻也為後來日本軍國主義的復活保存了相當重要的命脈。台日情誼雖然有了東日本大地震救災的動人故事,但是日本的擴軍卻又在台灣掀起了釣魚台、與納國軍事化、沖之鳥礁等爭議。糾是因為結、結又是因為糾;是是因為非,非又造成了是。今天絕對的對,將會是明天絕對的禍源;明天的災難,卻又會變成後天的善因。

歷史,蓋棺尚難論定。是非可論、對錯可辯,但是,請溫柔一點吧,藍朋友、綠朋友;一起來翻翻這本溫柔的書吧。


註:日文書名:「ラスト.バタリオン: 蒋介石と日本軍人たち」;英文:The Last Battalion: Chiang Kai Shek and Japanese Soldiers.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