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新書到:米詩拉的「憤怒時代」

發表留言

 

在上個世紀裡,人類為了反抗帝國資本工業擴張的奴役、為了追求自由,所展現出的犧牲、奮鬥、不妥協的精神,到了現代,是的,2017年,怎麼好像都不見了。「忽然之間,人類在生命裡所追求的最高目標就只剩下勤勉地模仿富人跟權貴;而且好像只要商人、政客、及媒體能給我們更多機會(去模仿富人跟權貴),那麼我們也就懶得去批判這些商人、政客、及媒體了。」(米詩拉;憤怒時代)」

 

只要自己支持的政黨及政客能勝選,就算這個政黨做的事跟競爭政黨做的是一模一樣的壞事,甚至更惡劣,也是無所謂的。

只要牛奶能便宜一塊錢,那麼再無恥的食品商人也是可以被原諒的。

然後,既有了自由、也有了不算太不像話的民主之後,殺人放火不用擔心被判死刑,為了趕搭飛機也可以發燒就掛急診而且千錯萬錯都是醫生的錯這麼方便,有了如此前代未聞的天賦人權,那為什麼愈來愈多人不快樂?

為什麼既沒戰爭也沒瘟疫、也不是沒飯吃,但卻愈來愈多人可以如此輕易且堅決地自殺?

為什麼我們變得更憤怒了?

印度國家犯罪紀錄局資料顯示,2004年有18,241名農民自殺。其原因有人指出是因為被孟山都控制種子價格而被逼到負債累累後尋短。將近二萬人,套用軍事概念,若以40%戰損死亡率換算,大約代表五萬人,或大約等於三個現代滿員陸軍師的兵力,這可以做出很多具有極大力量的改變。

您應該也聽過,近代民主跟法國巴士底監獄事件有很大的關連。當初首波進攻巴士底監獄的民兵有多少人呢?

954人

兩萬個人選擇自殺,卻不選擇革命。連試都不試。

介紹劉文青的新閱讀:憤怒時代

9780374274788

 

「憤怒時代」(Age of Anger)是一本相當新的書,大約是在川普當選前出版的。作者米詩拉(Pankaj Mishra)以相當不同、相當尖銳、相當主觀的觀點剖析當今世界的共同問題。對我來說,這本書非常艱深,但也相當啟發。

真的艱深,這本書,真的很挑戰我自己的能力。

一直以來,我常常對現代經濟學感到有許多迷惑,因為幾個主流經濟學所依賴的立論根據已經不完整或不存在了。例如,十九世紀萌發的幾個經濟學派完全沒有辦法預見到二十世紀竟然是由資本主義的美國大筆一揮取消了金本位制貨幣。自冷戰後期起,貨幣的穩定跟可信賴度也因為金本位制實質式微而下降。一個日本的安倍就可以明目張膽決定日幣貶值政策。2009金融風暴時美國瘋狂印鈔票灑美金到最後竟然還出現美金升值的狀況。但是只要股市回穩、大家繼續有新iPhone可以買,這些奇怪的事情也就沒有人想去過問。米詩拉不是經濟學家,但是他提出的幾個看法似乎能部份解釋我的疑惑。經濟學是有把社會跟歷史的因素納入立論基礎,但是納入程度不夠深遠,所以出現經濟學變成我們現在不能忽略但也不能全然相信的怪事。就連過去能喚來大量人群拋頭顱灑熱血去獻身的馬克思主義在打倒萬惡問題根源之前就自己先打倒自己了。

米詩拉在他的「憤怒時代」裡試圖歸納他既博且深的歷史與社會知識來解釋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甚至透過古今哲理的說法暗示了未來的某幾種可能。

如果你也對這本書產生興趣,我相信你讀個幾節就會有很多你自己的想法。這是一本會引起尖銳岐見的書。但就像開頭說的,21世紀的人已經忘記了20世紀的人是抱著怎樣的革命決心為我們開創了如今可以討論尖銳岐見的空間與可能。當今確實是有很多隱然貫穿全世界的共通問題在很有威力地掌握我們的一切,讓很多過去可以相信的事變成很難再去相信,從不愁吃穿的有錢人、到沒吃沒穿的窮人,好像都只剩下大量製造的統一規格的消費產品可以用來衡量快樂。看似允諾個人幸福的市場資本主義正在擴大一個集體自我毀滅的全球系統。爭勞權爭來了加速機器人化。爭民主爭來了破壞人類基本身存要件的自然生態的廉價神棍式的小政客。什麼還能信?在這個時代?

嗯,有喔。

「嗡 吉自耶 梭哈」這句咒語可以治牙痛。

 

(心靈乾枯到走投無路的人,自然會集體向外找一個方便的大師來向內指引自己的人生。)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