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Being High

2 則迴響

劉選手古時候在某一犯罪率很高的地區打工。

窮。不做不行。

做久了之後也跟一些附近的邊緣人能聊上一會。

在這個罪惡城區裡,毒品實質上是除罪化的。想來一針?路邊就地、意思意思避一下也行。警察根本懶得進這區,寧可到富人區去抓超速。會進這一區的就不會是小事;我見過FBI、ATF、SWAT。 還有一次我是在SWAT攻堅前一秒就站在SWAT前面。林北當兵都沒這麼刺激。

有個女的常跟我聊。她是站壁的。她用什麼藥,我不知,但不用想也知,她有在用。

大麻?別鬧了! 這麼過時的東西誰好意思拿出來?丟不丟臉呀!

其它人,我看多了之後,人來人去的,真的很感嘆。

其中一個人,他每月領的社會救濟金加起來比我打工賺的還多。他很得意。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不工作、不存錢,天天閒雲野鶴,抓一瓶藏在牛皮紙袋裡的酒晃一整天。只要繼續不工作、繼續不存錢,他就符合社會救濟受領資格,就可以過得跟仙一樣。他吃的麥當勞還是Quarter Pounder牛肉堡,比我吃的麥香雞還貴。我只喝得起最便宜的Schlitz啤酒(當時還沒戒酒),只有特殊場合才喝好一點。他呢,百威起跳。

我在這黑暗城區做很久,遇過很多人;他們的故事加起來會比我寫的沖繩故事還多。

在這裡要買二手跑車很容易;毒販太多了、他們經常換車避免被盯上。BWM 5字頭已經很委屈了。但是最壞最兇的都開很爛但很耐撞的車。這些零售商毒販在那些角落做生意,我差不多也知道。有時也會看到賓利開進這個城區;不是來買春的就是來買藥的。這種城區連狗仔都不來,所以有頭有臉的人想做些特別的事的時候就會跑進這一區。

有一次,我的破車壞了停在更黑暗的一個城區顧路。我走在幾乎無人、而且破敗的路邊時,有一個人從鐵窗雜貨店裡跑出來,好心叫我進店裡去躲著別在路上走。他說我可能沒幾下就會丟掉小命。那是一個美國陸軍丟舊車的巨大廣場旁的城區。

躲?能躲多久?

我說我爛命一條要就給了吧。我感謝他,但沒進去、繼續走在路邊。說也奇怪,一些人遠遠看到有個不知是亞洲人還是老墨,大搖大擺走在日落的路上,就反而跑著去躲。這種不是攜槍尋仇就是腦袋燒壞了要做大事業了。

在這實質上毒品除罪化的人間角落裡,我深知…將來回到台灣後,你可以去摸學生咩屁股、你可以喝了一家再一家,但是千萬別沾毒、而且要遠離沾毒跟可能沾毒的人。

大部份的人都是從teaser之類的小東西開始,最大宗是大麻類。大麻是心防突破用的武器。接著有安全藥,safe drugs,例如Ecstasy狂喜。這是建立灘頭堡的好物。接下來是裝甲部隊的進攻:成癮性更強的安非它命、迷幻藥LSD、海洛因、古柯鹼等。到了海、到了古,人差不多就注定了。

荷蘭我沒去過,也不懂。事實上,荷蘭在犯罪數據方面完勝美國。但是荷蘭的毒品使用率是在逐漸上升;當初除罪化時沒預料到的毒品觀光也變成一個頭痛問題。德國毒蟲藉觀光名義跑進荷蘭爽,嗨過頭或暈過頭造成社區秩序問題,這當初沒想到。

這也就是說,就算毒品除罪,像荷蘭的咖啡廳一樣,那也要有很縝密的配合措施。

荷蘭法律規定,求職者可以拒絕雇主的毒品測試。你送小孩去安親班,你不可以過問安親班裡負責你小孩教育跟安全的人員有沒有使用毒品,跟荷蘭一樣。

我們這個管不了酒駕的國家,準備拿什麼辦法來預防吸毒後駕車?是不是蘋果孝子又要多好幾個?

新配方的安非它命可不可以申請專利?

民法可以禁止登記大麻使用者領養嬰兒嗎?

動物保護法要不要開放飼主給寵物使用毒品?

吸毒導致的疾病,可不可以納入健保給付?藥效沒退、或是OD被送進醫院,那可不可以跟公司請有薪病假跟請領勞保?工人吃藥後藥效沒退就上工,摔死了是不是雇主要被起訴?

我不知道耶。

鴉片戰爭前,中國吸毒人口約1%。現在台灣法務部資訊顯示吸毒人口超過1%。

別跟中國比。荷蘭很好,荷蘭是楷模,那荷蘭呢?

2009年度荷蘭安非它命的人口盛行率是3.1%。台灣2014年度安非它命盛行率是…

0.6%。

一個是3.1%,一個是0.6%,那誰該向誰看齊呢?

還是…現在台灣安非它命使用情形就算再提高三倍,跟荷蘭一樣,也是一件好事?

聽說,反對吸毒除罪化就是腦殘,因為荷蘭都沒事。

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個屁。I must be high.

參考資訊:

歐盟職場使用毒品調查報告:http://www.emcdda.europa.eu/html.cfm/index16901EN.html

美國藥物濫用研究所:https://www.drugabuse.gov/publications/drugfacts/nationwide-trends

法務部毒品氾濫比較研究:http://antidrug.moj.gov.tw/dl-47-f4af32ea-93a8-43e8-8c57-7232b8bf30cb.html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Being High

  1. “吸毒除罪化" 文字是有點聳動,但又好像是因為"人道"與管理考量 ,但是多點 統計數字做背景 來看經驗借鏡..有沒有借對,這更好。
    借轉到FB..謝謝

    • 荷蘭毒容忍政策對中年毒癮者或許有遞延社會損失的效果,但荷蘭對未成年吸毒一樣束手無策。這是荷蘭派支持者的盲點。台灣的毒品問題在於未成年吸毒,而中年毒癮問題在台灣還不算最嚴重。台荷兩邊吸毒Profiles不一樣。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