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何必如此

看到媒體報導,劉選手曾去沖繩探訪的一處地下壕遭到不明人士的破壞。當地人是心知肚明,但他們的風氣就是很保守,不想多說。

很明顯的這是仇恨份子所為。

這處地下壕位處偏僻,遠離觀光區,幾十年前由當地村民集資在壕口構築紀念碑。此碑在多年前就被破壞過,沒想到2017年又再次被惡意破壞。

此碑紀念的是在此壕被日軍強制集團自殺的數十名村民,其中過半是兒童。

唉。天下之大,竟不容荒山一野碑。

照片:供悼念者懸掛祭拜死者的慰靈花圈架。劉選手攝。掛架在這幾天被惡意推倒在地。

P8110697

2017/9/13補充:

上面照片左方看似煙塵的部份其實並不是煙塵,而是壕內空氣中的水份。壕內非常潮濕,使用手電筒照射時就能照出水霧。拍照時閃燈的光也會照出水霧。此壕地勢靠近海岸,處於密林中,後有小丘,而且沒有第二個出口可供通風;或許這是此壕特別高熱高濕的原因。照片裡的立架比較靠近壕口,就已如此溼熱! 壕內更深處的濕熱也就更嚴重。這種濕熱大概已經讓皮膚排汗調節體溫的功能歸零了。就連探過很多地下壕的劉選手在裡頭待了半小時就受不了了。實在難以想像百餘名村民當初一起擠在壕內生活的痛苦。

廣告


發表留言

連續劇

連續劇:每集的存在目的是為下一集製造收視率,否則完全沒有必要投入資本製造。劇情鋪陳是愈慢愈好。無形之中,閱聽消費者的大腦思考開始被制約成被動模式,而且思考速度變慢、深度變淺、廣度變窄、破碎不延續。

當你開始消費電力同時消費影集/連續劇內容時,你就在向包括你自己的全世界承認並宣告、而且自我催眠式地重複確認,下列其中一件事:接下來至少一個小時的時間裡…

1. 你的人生沒有別的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

2. 你自願選擇放棄人生裡可以透過努力跟決心就可能實現的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

長此以往,一點一滴,逐日累積,思考愈來愈被動短淺緩慢破碎,那就等於什麼?

還有救的就應該有能力回答。

不過,追劇族群對3C產品的銷售非常重要,對於金電類股有拉抬效果。對我有利。

請多多收看連續劇。


1 則迴響

偶然的圓滿

在自己找沖繩戰方面的歷史資料的一路上,曾經在外國的幾個社群網站上跟一些人交談過。有的是有爺爺叔公之類的家人陣亡在沖繩。

這些家庭大部份都只有收到陣亡通知,而通知裡也寫得非常簡單。至於是陣亡在什麼比較確切的地方,例如市/鄉/村等行政區範圍或附近,遭遇過怎樣的苦難,例如要爬上什麼高地或是熬過什麼夜襲,這些資訊,家人是一概不知。幸運的會有同部隊的人願意大老遠跑來看看致意談談往事,但這很少。

簡言之,家人死得不明不白,而後人就一紙通知,幸運的少數還會收到一盒遺物。

就連獲得國會榮譽勳章這種殊榮的人,官方頒獎緣由也是蠻省字的,其中八股文字大約佔一半吧。至於其它人…你想呢?能多仔細?

很多美國退役老兵都會盡量每年或每幾年就以組團或個人方式回到過往戰場憑弔老戰友跟再次面對自己的際遇;有些旅行社還特別開這種戰蹟旅行團。蠻貴的就是了。我們台灣也看得到來自美英加澳的老兵戰蹟團,只是他們通常很低調。日本老兵也有。只是,北美跟大英國協的老兵或後代要大老遠跑到西太平洋,通常花費都很驚人。設身處地想,我們大部份小老百性想去台灣附近關塞帛東南亞等地五天四夜團體自由行都得半年前開始想辦法找人換假積假調假,還要齊戒沐浴祈求颱風不要來,對不對?我們有地利之便的都有些困難度了,更何況是更遠的他們?

我愈來愈了解到,缺了這些資訊,對這些後人來說,真的是心頭被挖掉一塊肉。

所以,只要對方能跟我透露他們家老人的部隊番號、陣亡日期(幾乎沒有人知道大約時間)這兩項資訊,那麼有很大的機率我就能回覆說貴府老先生的陣亡地點,通常可以精確到至少半徑500米;大約是在執行怎樣的任務;可能遇到的日軍部隊的番號跟指揮官;單位的貢獻等等。感謝Internet,最後我還可以傳GPS座標給對方。

這些後人在超過半個多世紀之後,忽然發現,終於可以在美軍官方版極省字的陣亡/失蹤(KIA/MIA)通知之外,進一步瞭解自己家人最終樣態的人事時地物、置身於某個農田或高地的虛擬現場。有人跟我說,他立刻去跟祖母/曾祖母說。他們這種帶著淡淡哀傷的驚喜,我也不太會形容。是不是一種Closure? 也就是說,一種…最後的哀榮與圓滿?

我幾乎可以100%感受到。

自己的丈夫、父親、祖父曾祖父,最後是變成一張紙。其它什麼都不知道。你知道的部份也只是看不見摸不到的政府允許你知道的部份。

無法接受?那你又能如何?

二戰當時/戰後初的軍隊暴行,各國都有。美軍士兵抱小孩發巧克力送麵粉的鏡頭我們多少都看過,但是美軍也不是沒有對平民跟戰俘施予暴虐,只是跟德蘇日相比的比例問題跟事後社會良心檢討誠意的差別。自己軍隊暴行的反省檢討方面,蘇俄不用講了,共產專政不可能;德國是算很有誠意,美國也有國會等級的調查。至於日本,至今一句正式道歉都沒。但是這些我也都暫時放下。當下重要的是,在我能力範圍內,讓網路上相遇的老兵後人能知道他們欠缺了半個多世紀的事實跟資訊,希望能多少補齊一些人性方面的圓滿。如此而以。

屎屎尿尿的各式仇恨都放下。善惡的審判就交給老天爺去傷腦筋。網路上的相遇,緣份到了的話,在官方制式的「貴公子於1945年6月X日在沖繩英勇作戰不幸陣亡」之外,我還能告訴對方,你家曾祖父很有可能是在1945年某日大約下午2PM至5PM之間、在以座標某某某為圓心的半徑三百米內的沖繩第幾號高地的北側山腳、淋著雨、泡在泥巴裡第三天之後,爬上高地時遭遇日軍第44獨混旅配屬第15獨立步兵大隊逆襲時中彈陣亡。

直接、冷酷。但若你要事實,這最接近事實。沒有八股、沒有批評、沒有狗屁。

一小片拼圖終於被小心翼翼地放進大框框裡最後那一小片缺口。然後,或許有某個九十幾歲的老婆婆可以用更無缺憾的心情去走完人生。或許某個高中生在知道自己家人從來不知道的曾祖父的英勇事蹟之後能更抬頭挺胸更有自信地走在路上。你知道的;那種文青片的電影最後偶爾出現的一廂情願的文青結局。前夜,再次上演。

曾在沖繩荒郊野外某處迷路打轉繞好幾圈,呵,原來是老天爺的安排。這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打轉的地方,深刻到我還記得那邊被太陽烤得很熱的青草味,正是前夜網路偶遇的一個美國男子他祖父蹲了好幾天的地方。我跨過的草原、看到的山丘崚線,就是他祖父跨過的草原、看到的山丘崚線。幾十年的一片模糊,終於穿越時空完成重建。

喔,不。與其告訴你,他可能是怎麼死的,不如讓我告訴你,他是怎麼奮鬥的。


發表留言

抽機票

某知名品牌最近發動一促銷活動,手段是機票抽獎;消費就送抽獎券。不稀奇。

如果你真的抽中這張真的不是很值錢的機票,你就必須…

1. 到官網下載領獎表格

2. 列印表格

3. 填寫表格

4. 跑去外面花錢影印身分證正反面

5. 提供發票正本

6. 去買信封、把上述文件裝起來、再跑去郵局寄掛號。

7. 等一兩個月後通知。

在這20他馬的17年,還會有如此舉格搞工的領獎辦法,如果你不嫌煩,覺得這未必比市面機加酒更划算的機票值得你這樣奔波,好。那就奔波吧。

不過,你得問你自己,你還持有原始紙本發票嗎?

這品牌接受無現金付款,例如悠遊卡,也同步採用紙本發票跟電子發票。

也就是說,如果你當初是使用悠遊卡電子發票結帳,你就不會有原始紙本發票,也就不符領獎規則。接下來就是看要用吵的、用告的、用爆料的、還是大家笑一笑拐個彎來解決。但是前前後後人仰馬翻,中獎人浪費的時間成本可能完全不值機票錢了。

更何況,讓消費者開心的初衷顯然是嚴重打折、或完全失敗、甚至激怒消費者。

我相信這是承攬促銷活動的廣告行銷公司犯的無心之過。只是,2017年了,小額付費電子化已經不是科幻片裡的情節,而是一種日常。小額消費直接登記電子發票也是很直覺的應該。如果是什麼阿里不達的小公司搞的,那也就算了,沒人會當你一回事,但是,這是兩間知名企業的合作案! 加上廣告公司,總共至少三幫人馬,一關又一關的審核,從實習小妹小弟一路到橫著走路鼻孔朝天勸年輕人要吃苦的總監,還竟然都沒發現這個問題。

廣告、行銷。

墮落啊!

不如折現直接回饋消費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