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2 則迴響

Being High

劉選手古時候在某一犯罪率很高的地區打工。

窮。不做不行。

做久了之後也跟一些附近的邊緣人能聊上一會。

在這個罪惡城區裡,毒品實質上是除罪化的。想來一針?路邊就地、意思意思避一下也行。警察根本懶得進這區,寧可到富人區去抓超速。會進這一區的就不會是小事;我見過FBI、ATF、SWAT。 還有一次我是在SWAT攻堅前一秒就站在SWAT前面。林北當兵都沒這麼刺激。

有個女的常跟我聊。她是站壁的。她用什麼藥,我不知,但不用想也知,她有在用。

大麻?別鬧了! 這麼過時的東西誰好意思拿出來?丟不丟臉呀!

其它人,我看多了之後,人來人去的,真的很感嘆。

其中一個人,他每月領的社會救濟金加起來比我打工賺的還多。他很得意。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不工作、不存錢,天天閒雲野鶴,抓一瓶藏在牛皮紙袋裡的酒晃一整天。只要繼續不工作、繼續不存錢,他就符合社會救濟受領資格,就可以過得跟仙一樣。他吃的麥當勞還是Quarter Pounder牛肉堡,比我吃的麥香雞還貴。我只喝得起最便宜的Schlitz啤酒(當時還沒戒酒),只有特殊場合才喝好一點。他呢,百威起跳。

我在這黑暗城區做很久,遇過很多人;他們的故事加起來會比我寫的沖繩故事還多。

在這裡要買二手跑車很容易;毒販太多了、他們經常換車避免被盯上。BWM 5字頭已經很委屈了。但是最壞最兇的都開很爛但很耐撞的車。這些零售商毒販在那些角落做生意,我差不多也知道。有時也會看到賓利開進這個城區;不是來買春的就是來買藥的。這種城區連狗仔都不來,所以有頭有臉的人想做些特別的事的時候就會跑進這一區。

有一次,我的破車壞了停在更黑暗的一個城區顧路。我走在幾乎無人、而且破敗的路邊時,有一個人從鐵窗雜貨店裡跑出來,好心叫我進店裡去躲著別在路上走。他說我可能沒幾下就會丟掉小命。那是一個美國陸軍丟舊車的巨大廣場旁的城區。

躲?能躲多久?

我說我爛命一條要就給了吧。我感謝他,但沒進去、繼續走在路邊。說也奇怪,一些人遠遠看到有個不知是亞洲人還是老墨,大搖大擺走在日落的路上,就反而跑著去躲。這種不是攜槍尋仇就是腦袋燒壞了要做大事業了。

在這實質上毒品除罪化的人間角落裡,我深知…將來回到台灣後,你可以去摸學生咩屁股、你可以喝了一家再一家,但是千萬別沾毒、而且要遠離沾毒跟可能沾毒的人。

大部份的人都是從teaser之類的小東西開始,最大宗是大麻類。大麻是心防突破用的武器。接著有安全藥,safe drugs,例如Ecstasy狂喜。這是建立灘頭堡的好物。接下來是裝甲部隊的進攻:成癮性更強的安非它命、迷幻藥LSD、海洛因、古柯鹼等。到了海、到了古,人差不多就注定了。

荷蘭我沒去過,也不懂。事實上,荷蘭在犯罪數據方面完勝美國。但是荷蘭的毒品使用率是在逐漸上升;當初除罪化時沒預料到的毒品觀光也變成一個頭痛問題。德國毒蟲藉觀光名義跑進荷蘭爽,嗨過頭或暈過頭造成社區秩序問題,這當初沒想到。

這也就是說,就算毒品除罪,像荷蘭的咖啡廳一樣,那也要有很縝密的配合措施。

荷蘭法律規定,求職者可以拒絕雇主的毒品測試。你送小孩去安親班,你不可以過問安親班裡負責你小孩教育跟安全的人員有沒有使用毒品,跟荷蘭一樣。

我們這個管不了酒駕的國家,準備拿什麼辦法來預防吸毒後駕車?是不是蘋果孝子又要多好幾個?

新配方的安非它命可不可以申請專利?

民法可以禁止登記大麻使用者領養嬰兒嗎?

動物保護法要不要開放飼主給寵物使用毒品?

吸毒導致的疾病,可不可以納入健保給付?藥效沒退、或是OD被送進醫院,那可不可以跟公司請有薪病假跟請領勞保?工人吃藥後藥效沒退就上工,摔死了是不是雇主要被起訴?

我不知道耶。

鴉片戰爭前,中國吸毒人口約1%。現在台灣法務部資訊顯示吸毒人口超過1%。

別跟中國比。荷蘭很好,荷蘭是楷模,那荷蘭呢?

2009年度荷蘭安非它命的人口盛行率是3.1%。台灣2014年度安非它命盛行率是…

0.6%。

一個是3.1%,一個是0.6%,那誰該向誰看齊呢?

還是…現在台灣安非它命使用情形就算再提高三倍,跟荷蘭一樣,也是一件好事?

聽說,反對吸毒除罪化就是腦殘,因為荷蘭都沒事。

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個屁。I must be high.

參考資訊:

歐盟職場使用毒品調查報告:http://www.emcdda.europa.eu/html.cfm/index16901EN.html

美國藥物濫用研究所:https://www.drugabuse.gov/publications/drugfacts/nationwide-trends

法務部毒品氾濫比較研究:http://antidrug.moj.gov.tw/dl-47-f4af32ea-93a8-43e8-8c57-7232b8bf30cb.html


發表留言

2017/04/26 公告事項

感謝各界朋友的鼓勵跟分享想法、更感謝通知更正糾錯。

由於不嫌棄敝人的朋友來加敝人臉書的數量已超過敝人可以handle的程度,所以不才的部落格的個人臉書連結已從部落格暫時移除。同時,FB也會不定期暫時關閉。

敝人絕大部份的臉書PO文多半屬於公開無阻擋性質,只是大部份也都是很欠罵的無營養腦文。

敝人極少使用LINE。全LINE活躍友僅二人。很怕我死掉的保險業務員X1、通知有包裹專用的大樓管理員X1。WeChat更少。活躍友僅一,同一位很怕我又跑去什麼奇怪又危險的地方探險的保險業務員。加我LINE或WeChat是完全浪費您寶貴時間。

FB我很少去研究,若有新朋友從FB即時通來文指教,我可能會半年沒看到。若未能即時回覆,還請多多原諒。

沖繩故事進度問題,隨著時間累積愈來愈多的書籍文獻,我也發現到這些書之間有很多互相抵觸的地方。這真的很煎熬,同一件事,誰說的才是最接近事實的?因為發現有抵觸,就要找更多的書;書愈多,就會發現愈多互相抵觸的地方,一整個惡性循環。接著當新證據出現後,那就當然要翻案。案一翻,黑暗面就出來了。然後我只有三個字:WTF!

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一些常見文獻裡寫的那樣。

調查到一段落之後就會繼續有進度,請原諒。


發表留言

留言請注意

非常感謝來敝站留言的朋友。
敝站開放匿名留言,不需任何囉囉唆唆的註冊登入程序。匿名留言可能只有高手高手高高手有辦法追蹤IP位址,不太需要擔心個資問題。

留言也沒有尺度限制。

不過,匿名留言時,您可以用假名,例如「土城金城武」、「AKB No. 49」、「旺角小喇叭」、「我愛一枝柴」、「東區小浪」。隨便您。但是請盡量不要只留個「訪客」名稱。原因如下:

敝人在拙作「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附錄五:戰功表」中列出留言幫忙查證揪錯堪誤的朋友及提供協助的朋友。若大家都用「訪客」之名留言,那我是要跟誰說謝謝呀?

至於來表達愛慕之情、或是來打臉潑硫酸的朋友也都適用尺度無限制的政策。敝站有個「經典留言」專頁是特別紀錄不尋常留言用的。酸民發表酸言酸語的情緒文,在英文叫做「rant」或「rant and rave」,都是動詞。如果您是個good ranter,而且您留的ranting 在我認為是really good,您就有機會榮登「經典留言」專頁。市面上好的ranter人才真的不常見,拜託您也至少留個假名吧。甘溫啦。


1 則迴響

做筆記-2017元宵節後

一個吹薩克斯風的趕鴨子上架拿起手術刀幫人開腦部手術。這種忐忑就是劉選手寫沖繩故事的心情。

劉選手既不是自行車國手,也根本不是文史科班出身;因緣際會動手亂寫沖繩故事寫到現在就是這種心情。然而,隨著劉選手涉獵市面上的文獻資訊愈來愈多,心中的疑問也愈來愈多。例如,某文獻指出日軍的輕型坦克在1945/5/4長勇的大反攻時就耗盡了,但是劉選手後來卻發現在別的文獻中提到1945/6月份時有日軍坦克出現。兩份文獻的衝突真的很讓人抓狂。

更大的疑問也是有。例如,幾乎全部的文獻都沒提到「不方便的事實」。例如,大槌子尤金在自傳中就刻意避開他們連上的一個天兵連長的姓名。說真的,我不相信美日雙方都只有愛國大英雄。文獻愈讀得多,就愈是在字裡行間裡隱約看到沒被說出來的事。這就像玩猜數字。幾A幾B這種遊戲。雖然一切證據都沒說有發生過B事件,但是把全部證據重疊交叉後得到的結論是一定有B事件的存在。在嚴格舉證要求之下,我不能說B一定存在。一個男人說晚上公司應酬,回家後身上沒酒味,但是有小肥皂的香味。在嚴格舉證要求之下,你只能轉述這個男人的說法,「應酬」,不能說這個男人跑去做其它某件事。然而,你我都心知肚明這男人跑去幹啥了。但是,我能白紙黑字公開說這男的跑去做了什麼其它事嗎?不能! 一但我這樣做了,那麼隨便一個酸溜溜的人丟一句話:「證據呢?」那麼被審判的就不是小肥皂男子了,而是我。

回過頭來看,若我只是把前人可能有所隱瞞的話,經過消化後再重複採用,那是不是對進一步的真相毫無助益?

這種矛盾好難。

看看吧。看看我能用怎樣的折衷方式去說故事。

前田高地暫隱部份已全部重新開放。

脫稿這段時間裡,劉選手除了忙混口飯吃之外也並沒有閒著。這段時間劉選手一直在利用空檔盡量多多閱讀相關書籍,橫向縱向開展交叉分析,希望能對沖繩有更進一步的認識。瞭解的愈多,感慨就愈深,而且經常會發現自己竟然也引用過以訛傳訛的資訊,其中包括許多必須完全改寫自己寫過的東西的翻供等級的重大關鍵資訊。這叫我情何以堪如何面對自己?

調整腳步。我還是想把起源於我第一次走進集團自決地下壕的震撼的故事說完。

最後,您在網頁下方看到的廣告是網誌服務商提供的。沒辦法,免費網誌空間就是得讓服務商放些廣告。這些廣告與劉選手無關。劉選手的網誌並沒有跟其它任何人合作推廣任何服務或產品。同時劉選手也沒有興趣利用自己的網誌從事商業推薦之類的商業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