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1 則迴響

路人借錢

老梗! 路人借錢? 老梗。

前兩天在台北市松江南京十字路口人行道遇到一女子靠近。原本以為是問路而已。女子拖著有輪菜籃、走路歪歪斜斜小步伐、開口,結結巴巴,狀似腦部先天疾病。

女子說肚子餓、沒錢買吃的、希望我可以借給她錢。

老梗。老梗。

我說,如有急難,可以到附近派出所找警察幫你。

話還沒說完,女子的腦部先天疾病特徵瞬間消失、秒變精明幹練、轉身邁開大步走遠。

小學的某兩年女導師很喜歡灌輸全班一個概念,大致上是:男性是一種卑劣骯髒的次昆蟲,女生是天生純淨優越的主宰物種。

我常常想到這誤人子弟的女導師。名字我都還記得。

這女子應該成功借到幾次錢吧。

在南美洲已經出現一種毒品,光是吸入就能發生效果。藥名恕我保留,暫稱其為毒品X。這效果是讓人變得很愉悅、而且會變得很服從。最可怕的是會抑制記憶。藥效退去之後,人就完全不記得發生過什麼事。常在邊緣環境出沒的人當然就是第一批被害者:強暴、騙錢。而被害者之中有不少在瞭解被害過程後也轉做加害者。

他們的作案手法多半是拿著一張紙,也許是一張地圖、有時候是一封信、然後找人問路。這張紙上已經沾有毒品X細粉末;當被害人不疑有它就允許靠近後,歹徒就把紙去蓋住被害人口鼻部位。然後被害人就慘了。

有的歹徒會來敲你家大門,然後拿出一張紙說要找人或是什麼重要通知。後面手法一樣,想辦法靠近你到一擊成功的距離之後發動攻擊,強制你吸入毒品X細粉末。

更簡單的作案方式是在夜店、咖啡廳、酒吧這種地方。要嘛趁你去洗手間、要嘛用美人計。直接把毒品X粉末倒入被害人的飲料即可。

有的被害人被叫去用自己的提款卡去提領現金給歹徒。被害人清醒後報案去找銀行,銀行兩手一攤,指著監視器畫面說,你看,這不是您本人來提款嗎?怎說是歹徒呢?

有的被害人中了藥之後還帶著一群歹徒回自己的家,把自己的家裡大小值錢財物搬個精光。事後問保全管理員,保全也是說,是您本人帶頭來搬的,我們以為你找朋友來幫忙搬家。

有三個小毒蟲用毒品X在夜店搞了一個男的乾洗。雖然這男的事後根本記不得歹徒的樣貌,但這男的自己就是毒品大幫派的幹部,人面廣,所以事後去問夜店的人、問街上的人,慢慢就問出來這三個小毒蟲的身份。這男的就下了格殺令,把這三隻毒蟲送上西天。

司法人員在處理這種毒品時要帶等級很高的口罩,雙手也要戴醫療級手套。

歹徒難道在加害過程中不會自己也吸入毒品X嗎?

有手法。也恕我保留。

我不知道這毒品X什麼時候會流入台灣。也許永遠不會。誰知道,對不對?

路人借錢這老梗本身就具危險性。這不是你損失一點小錢而已;你被騙到掏皮包給錢時,你就犯了財不露白的大忌。也許路人借錢只是個問路石敲門磚,確定你是肥羊後就尾隨找機會收網。

現在因為吸毒人口愈來愈多,毒品種類日新月異防不勝防,如果毒品X也進入台灣,想也知道會是個什麼場面。用毒品X作案,拿著一張地圖來跟你問路,只要不涉及人身傷害,那就頂多是詐欺。輕罪加上尚可教化輕判,本薄利厚,對不對?

然後法官鼓勵歹徒要好好加油,但是你承受的損失跟傷害,法官只會叫你去民事庭自己想辦法。

這還只是失財。其它更可怕的,像是被性侵而懷孕、染上性病或愛滋病、被公司主管懷疑生活交友複雜而斷送前途變成業界拒往戶、種種骨牌效應連一拉一的後果,都是要深思之後才會理解的。

如果你手下負責管理重要資訊或是公司金庫的重要幹部小主管被你發現常出入邊緣場所還遭到下藥被乾洗,你還敢把這個人留在你身邊嗎?你不擔心哪一天被拖下水嗎?被牽連後身敗名裂,你拿什麼去養家? 心一橫也加入歹徒的行列?

不管是借錢、問路、手機沒電借你手機打個電話,路人靠近你就是想從你這得到什麼。助人為快樂之本,也許真的就只是給些零錢、指個方向、打個電話這麼單純。但是,當你配合了第一步之後,若對方決定走向第二步,那麼從這個第二步起就未必是你喊停就能停的。

Being singled out,意思是在眾人之中你被刻意挑中。這就代表有個很明確的目的。你有某樣東西是對方要的,而這東西通常是一般人平常不會輕易給的。

明明旁邊等紅燈的一堆人,這裝遲緩的女子就偏偏對準我、直接往我這走過來攀談借錢,這是為什麼?

嗯,由此可證,劉選手看起來就是忠厚老實交友單純,涉世未深天真無垢。

下次,要閉嘴暫停呼吸往後退兩步再說。

廣告


發表留言

6685

當兵時有一天休假在家,然後發生某件事,不用陳組長表示案情不單純,自己直覺判斷就知道,這是刺激! 刺激來了! 這種刺激應立即自動返營報到備戰。

也沒跟家人多說什麼就出門,買了站票搭火車夜奔部隊,一路上百感交集。又沒人叫我回去,我幹嘛回去?

當時我待的地方,大家都不說、沒人願意說,但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若真開戰,那麼這個地方應該會在正式開戰前的第一波先行軟化打擊清單裡。那我這麼急著跑回去做什麼?是人間已無留戀?還是厭世?

看著火車車廂裡各形各色的人,如果情況真的往最糟的方向發展,那麼這節車廂裡的人大概就是我今生最後遇到的局外人。當時想到,對齁,萬一我真掛了,這世間還真沒人知道劉選手曾經秉持如此偉大情操奉公滅私再好好歌頌一番讓一堆少女感動落淚。

Well, that’s not gonna happen.

記得心裡真的很亂,滿腦雜念。心想,不行不行,不能亂,要focus! 等下要做什麼、怎麼做,想清楚。其它的就強制禁入心頭。

就像廣島長崎,既然跑不了,那不如就在核爆點正下方,半秒變成灰,不用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過,史料記載,廣島長崎還真有人就在核爆點正下方還竟然無事生還就是了。

我還有時間在火車上亂亂想,那麼噴射戰鬥機飛行員在掉下來的一團大刺激的時刻裡,應該沒能如此奢侈地東想西想吧。

台灣空域裡,下面不是山就是海,而不多的平原更是人口稠密地區,對於軍機飛行員來說,犯錯跟機障的空間真的很窄,不像美國加州內華達州這些有很大很寬廣的操作空間跟略多的應變時間。怎樣叫略多?多個兩三秒、來得及去拉彈射把手去punch out。

冷血的事實是,摔飛機是統計上的必然,而且是整體戰術進步的必須。

過去英國慧星客機摔出了金屬疲勞這件當時科技不知道的事,後來也發現到原來加壓艙不可採用方型外窗。當今安全許多的民航可說是過去一路摔出來的。一些大型客機飛行組員遇刺激而陷入混亂後摔飛機,也摔出來一條叫做機組資源管理學的東西,Crew/Cockpit Resource Management,讓後來的機組在危機發生時能以更有序的方式進行解除災難程序。

今天你搭機去斂財跟玩耍能夠更安全、更放心,這就是航空界從過去血的教訓裡學到的成果。我們的空軍不摔的時候是奉獻,摔了的時候是犧牲。奉獻、犧牲,再怎麼說也都值得一些credit吧?!只要主事者在事後能深切檢討學習到什麼做對了、什麼做錯了,對的就加強做、錯的就徹底改,那也算是飛行員為國家跟人民再盡了一次大力、多立了一條大功。
立委銷單包工程上摩鐵泡人妻諸惡不缺席,年概收是千萬級,不計"業外收入"。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法官勤於教化無再犯之虞的罪犯讓蘋果有報不完的社會版,本薪約18萬。

F16飛官有今天沒保證有明天,月薪約11萬。月薪?應該要說,大約一半是死亡津貼。

是。我是在帶風向。資源再這樣亂搞,遲早多個菲律賓空軍來繞台。


發表留言

何必如此

看到媒體報導,劉選手曾去沖繩探訪的一處地下壕遭到不明人士的破壞。當地人是心知肚明,但他們的風氣就是很保守,不想多說。

很明顯的這是仇恨份子所為。

這處地下壕位處偏僻,遠離觀光區,幾十年前由當地村民集資在壕口構築紀念碑。此碑在多年前就被破壞過,沒想到2017年又再次被惡意破壞。

此碑紀念的是在此壕被日軍強制集團自殺的數十名村民,其中過半是兒童。

唉。天下之大,竟不容荒山一野碑。

照片:供悼念者懸掛祭拜死者的慰靈花圈架。劉選手攝。掛架在這幾天被惡意推倒在地。

P8110697

2017/9/13補充:

上面照片左方看似煙塵的部份其實並不是煙塵,而是壕內空氣中的水份。壕內非常潮濕,使用手電筒照射時就能照出水霧。拍照時閃燈的光也會照出水霧。此壕地勢靠近海岸,處於密林中,後有小丘,而且沒有第二個出口可供通風;或許這是此壕特別高熱高濕的原因。照片裡的立架比較靠近壕口,就已如此溼熱! 壕內更深處的濕熱也就更嚴重。這種濕熱大概已經讓皮膚排汗調節體溫的功能歸零了。就連探過很多地下壕的劉選手在裡頭待了半小時就受不了了。實在難以想像百餘名村民當初一起擠在壕內生活的痛苦。


發表留言

連續劇

連續劇:每集的存在目的是為下一集製造收視率,否則完全沒有必要投入資本製造。劇情鋪陳是愈慢愈好。無形之中,閱聽消費者的大腦思考開始被制約成被動模式,而且思考速度變慢、深度變淺、廣度變窄、破碎不延續。

當你開始消費電力同時消費影集/連續劇內容時,你就在向包括你自己的全世界承認並宣告、而且自我催眠式地重複確認,下列其中一件事:接下來至少一個小時的時間裡…

1. 你的人生沒有別的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

2. 你自願選擇放棄人生裡可以透過努力跟決心就可能實現的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

長此以往,一點一滴,逐日累積,思考愈來愈被動短淺緩慢破碎,那就等於什麼?

還有救的就應該有能力回答。

不過,追劇族群對3C產品的銷售非常重要,對於金電類股有拉抬效果。對我有利。

請多多收看連續劇。


1 則迴響

偶然的圓滿

在自己找沖繩戰方面的歷史資料的一路上,曾經在外國的幾個社群網站上跟一些人交談過。有的是有爺爺叔公之類的家人陣亡在沖繩。

這些家庭大部份都只有收到陣亡通知,而通知裡也寫得非常簡單。至於是陣亡在什麼比較確切的地方,例如市/鄉/村等行政區範圍或附近,遭遇過怎樣的苦難,例如要爬上什麼高地或是熬過什麼夜襲,這些資訊,家人是一概不知。幸運的會有同部隊的人願意大老遠跑來看看致意談談往事,但這很少。

簡言之,家人死得不明不白,而後人就一紙通知,幸運的少數還會收到一盒遺物。

就連獲得國會榮譽勳章這種殊榮的人,官方頒獎緣由也是蠻省字的,其中八股文字大約佔一半吧。至於其它人…你想呢?能多仔細?

很多美國退役老兵都會盡量每年或每幾年就以組團或個人方式回到過往戰場憑弔老戰友跟再次面對自己的際遇;有些旅行社還特別開這種戰蹟旅行團。蠻貴的就是了。我們台灣也看得到來自美英加澳的老兵戰蹟團,只是他們通常很低調。日本老兵也有。只是,北美跟大英國協的老兵或後代要大老遠跑到西太平洋,通常花費都很驚人。設身處地想,我們大部份小老百性想去台灣附近關塞帛東南亞等地五天四夜團體自由行都得半年前開始想辦法找人換假積假調假,還要齊戒沐浴祈求颱風不要來,對不對?我們有地利之便的都有些困難度了,更何況是更遠的他們?

我愈來愈了解到,缺了這些資訊,對這些後人來說,真的是心頭被挖掉一塊肉。

所以,只要對方能跟我透露他們家老人的部隊番號、陣亡日期(幾乎沒有人知道大約時間)這兩項資訊,那麼有很大的機率我就能回覆說貴府老先生的陣亡地點,通常可以精確到至少半徑500米;大約是在執行怎樣的任務;可能遇到的日軍部隊的番號跟指揮官;單位的貢獻等等。感謝Internet,最後我還可以傳GPS座標給對方。

這些後人在超過半個多世紀之後,忽然發現,終於可以在美軍官方版極省字的陣亡/失蹤(KIA/MIA)通知之外,進一步瞭解自己家人最終樣態的人事時地物、置身於某個農田或高地的虛擬現場。有人跟我說,他立刻去跟祖母/曾祖母說。他們這種帶著淡淡哀傷的驚喜,我也不太會形容。是不是一種Closure? 也就是說,一種…最後的哀榮與圓滿?

我幾乎可以100%感受到。

自己的丈夫、父親、祖父曾祖父,最後是變成一張紙。其它什麼都不知道。你知道的部份也只是看不見摸不到的政府允許你知道的部份。

無法接受?那你又能如何?

二戰當時/戰後初的軍隊暴行,各國都有。美軍士兵抱小孩發巧克力送麵粉的鏡頭我們多少都看過,但是美軍也不是沒有對平民跟戰俘施予暴虐,只是跟德蘇日相比的比例問題跟事後社會良心檢討誠意的差別。自己軍隊暴行的反省檢討方面,蘇俄不用講了,共產專政不可能;德國是算很有誠意,美國也有國會等級的調查。至於日本,至今一句正式道歉都沒。但是這些我也都暫時放下。當下重要的是,在我能力範圍內,讓網路上相遇的老兵後人能知道他們欠缺了半個多世紀的事實跟資訊,希望能多少補齊一些人性方面的圓滿。如此而以。

屎屎尿尿的各式仇恨都放下。善惡的審判就交給老天爺去傷腦筋。網路上的相遇,緣份到了的話,在官方制式的「貴公子於1945年6月X日在沖繩英勇作戰不幸陣亡」之外,我還能告訴對方,你家曾祖父很有可能是在1945年某日大約下午2PM至5PM之間、在以座標某某某為圓心的半徑三百米內的沖繩第幾號高地的北側山腳、淋著雨、泡在泥巴裡第三天之後,爬上高地時遭遇日軍第44獨混旅配屬第15獨立步兵大隊逆襲時中彈陣亡。

直接、冷酷。但若你要事實,這最接近事實。沒有八股、沒有批評、沒有狗屁。

一小片拼圖終於被小心翼翼地放進大框框裡最後那一小片缺口。然後,或許有某個九十幾歲的老婆婆可以用更無缺憾的心情去走完人生。或許某個高中生在知道自己家人從來不知道的曾祖父的英勇事蹟之後能更抬頭挺胸更有自信地走在路上。你知道的;那種文青片的電影最後偶爾出現的一廂情願的文青結局。前夜,再次上演。

曾在沖繩荒郊野外某處迷路打轉繞好幾圈,呵,原來是老天爺的安排。這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打轉的地方,深刻到我還記得那邊被太陽烤得很熱的青草味,正是前夜網路偶遇的一個美國男子他祖父蹲了好幾天的地方。我跨過的草原、看到的山丘崚線,就是他祖父跨過的草原、看到的山丘崚線。幾十年的一片模糊,終於穿越時空完成重建。

喔,不。與其告訴你,他可能是怎麼死的,不如讓我告訴你,他是怎麼奮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