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2 則迴響

罷工2

唸書時遇過一個案例研究:底特律的崩壞。

底特律過去曾是代表美國二戰後經濟擴張黃金時期的代表。在冷戰的歲月裡,台灣人光宗耀祖的方式之一是買一輛凱迪拉克、別克、或是其它美國品牌的汽車,不是歐系雙B保時捷。底特律汽車工廠的工人有垂直二代父子檔,甚至三代爺父子都曾是車廠工人。在美國主宰全球經濟時,美國汽車內外銷成績都相當好,所以在車廠工作是很有保障的。每年工會跟資方都會固定談判。加薪跟福利都是重點。如此年復一年地增加薪資跟福利,真是羨煞人。不用進大學,只要進車廠,就能養活一家、保有退休金帳戶、吃吃喝喝大致上都能如意。美國都登上月球了,握有數量龐大的核子武器,所以不可能有人敢跟美國競爭。

當日本車開始在美國攻城掠地時,底特律並不是太憂心。他們有養政客跟政治公關,讓州政府跟聯邦政府都當底特律的守護神。雖然美國汽車廠工人收入換算為時薪是世界第一貴,但以當時美國汽車製造業產值來算,美國工人的生產力也是世界第一高。所以,一哥地位看似沒受影響,而汽車廠工人工會也照樣年年開口要加薪要福利,態度強硬。

後來,石油危機讓耗油的美國車愈來愈不受歡迎。這其實只是表象。全球化靜靜地開始,才是最致命的。

巴西、墨西哥、中國,當這些國家用便宜到爆的工資、聊備一格的環保治理、有錢就服務到家的公務員跟政客等等這些美國沒有的條件來競爭時,有著兇悍的工會的底特律就讓汽車集團的投資人緊皺眉頭。年復一年這樣談判,何時才會停?

再見費不管會多貴,都比不說再見便宜。於是,一家又一家,底特律汽車廠關的關、搬的搬。原本一家兩三代都在汽車工廠做事的家庭,很多都還準備讓逐漸長大成年的孩子進工資優沃的工廠去吃頭路,結果不但希望落空,就連現職的也被資遣。生氣也好,憤怒也好,舉牌抗議包圍廠區,訴諸公議,那又有什麼用? 剛被資遣的人,通常資遣費跟一些補貼加起來還夠他們活幾個月,但那之後呢?

於是,先是房貸房租開始繳不出來,接著是水電費、有線電視費。有的用信用卡以債養債混日子。消金銀行壞帳開始堆疊。房地產於是…嗯,你要的居住正義來了。房價開始下跌,跌到比正義價還低都還賣不掉。價一跌,揹貸款的就更慘。雨天收傘、落井下石的慘劇比比皆是。

賣啤酒的小吧因為工人客源漸漸少了,也就一家一家關了。各行各業變成先跑先贏,不跑就是死路一條。

底特律,終於被冠上鬼城的封號,跟中國拼GPD亂蓋的鬼城差不多。

我不是說工會是底特律崩壞的唯一原因,但是工會確實加速了這個結果。

工會是怎麼產生的?當然是選舉。那,誰能出頭當主席?當然是能幫會員多要到錢跟福利的。如果你見過主張減薪削福利的工會,那還請不吝告知。

現在,就算美國失業人口這麼多,就算他們接受最低薪資,就算貧窮移民有增無減,但底特律的汽車製造業還是無法復活。要養成一個工業聚落真的非常不容易。像台灣的五股,五金、工具機、汽車零件,很多都是來自這裡。這工業聚落裡的成員可以彈性快速互相支援,但若拆散,則他們就失去了叢集優勢。

對罷工事件做觀察時,很多人可能只注意資方怎麼做、勞方怎麼做,但卻忽略掉了一點:投資人的看法。

你上網去找長榮航十五年歷史股價,你會看到五次高峰,分別大約是35、32、30、24、22。照這樣看下去,下次高峰或許會出現在18。若你以目前12的價位買入並持有兩至三年,你有機會得到50%的獲利。但這可能是長榮航最後一次值得投資的高峰了。若沒有出現新的轉機,那麼長榮航就正在朝向十元上下跳動的雞蛋水餃股邁進,而且禁不起再多一次的罷工。若資方要再買新飛機,那錢從哪裡來? 如此龐大的金額、如此漫長的回收、如此無法預料、也無法轉嫁的罷工成本,銀行團又能有多少信心、願意用什麼好條件放款? 就算政治力強勢介入,又能有多大的效果?

所以,長榮航若把眼光看遠一點,那麼大幅削減成本就變成存活的理所當然的出路。加碼轉投資廉航? 貨運?

還有一個可能。採取降低罷工可能性的策略。例如,A地發航,B地到著的航線,透過加入聯盟,改成A發、C中轉、B到著,但本身只飛AC段,CB段則委託給聯盟成員的第三方航空公司。如果這樣可行,雖然利潤會減少,但同樣也減少了機組員的工時跟班次,這樣就能削弱工會的立場,也就降低了不可預測的重大虧損的風險系數。

或者,在股價出現回升時,乾脆把公司賣掉,省得出現重大虧損拖累集團總體獲利的慘劇。就像底特律。沒跑的全死得很慘。

請記住,民航事業在販賣的是可腐毀服務/商品,perishable services/goods。一年前一支256GB隨身碟要價近兩千,現在你有機會用7XX的價位買到二線廠的同規格貨。客機呢?這比半導體、記憶體這些行業更殘忍。客機一個5000元批給量販式觀光的旅行社的座位,技術上而言,其價值最晚在櫃台check-in手續停止的剎那就立即歸零,沒有拖一年還能賣半價這種可能。前天飛出去的飛機,原本一張18000不含稅的票價,今天五元台幣銅板價賣你,你買不買?

一家航空公司若發生必需處分資產來救急的事件,那麼沒有庫存的它所能處分的、而且有買方願意買的,就會是它最重要的資產:讓它能繼續飛的資產。一但開始處分,其載客量就會縮減,獲利也會跟著縮減,財務狀況也會跟著進一步惡化,很快就會變成一文不值,頂多剩個商標智財。無論如何都不能拖到這一步,對不對?所以航空公司要倒就會倒得很快。

1994華航名古屋空難,日本法院判華航賠50億日幣,大約台幣20億左右。

一架空巴A300售價約台幣23億。

這次長榮罷工,長榮航目前損失20+億,旅行社端損失號稱20億。加起來差不多就是一次名古屋空難民事外加一架全新空巴。以股價十來元來說,長榮航還能承受幾次同規模的罷工?

如果無法避免再次發生,那麼,不如趁現在還值錢的時候,趕快結束,把資金轉到其它方面去。其實,我猜,資方最高層不會沒有在腦中閃過這個念頭。

底特律差不多也是這樣。出現結構性危機跟市場競爭危機後,投資人就偷偷催著資方搬家改行換地方,反正社會層面的創傷就留給政客去收割悲情換選票,而且,應該很快就會有某個女星露奶不倫影片流出之類的事讓大家瞬忘。或是某個三流組織或政府又給美國出兵的藉口,讓媒體急轉彎去收割流血愛國財。

底特律的崩壞只是全球化的預告片之一,但是,曾經風光一時的工會主席、神聖不容被懷疑分毫的勞權運動人、旁邊拍手叫好的觀眾,雖然都不是砍第一刀的人,但不也是兩手沾血?

下圖:再見,泛美。曾經稱霸全球、不可一世的泛美航空的最終航班在1991年4月21日降落邁阿密機場。

image

勞資雙方誰對誰錯、誰付出多、誰付出少,說真的,一人一把號。組成工會,這是受保障的,不可被剝奪。但是,在現在的大環境下,工會存在目的就是跟資方討要,而資方存在的目的就是利潤極大化。兩者共存的平衡點才是勞資雙方跟社會的勝利點,偏任一方的話,看產業敏感度而異,都可能造成不可逆的遺憾。

或許,工會要行使罷工權之前,應該先算算資方對股價下跌跟資本折損的容忍界線。若把資方逼到超過這個界線,那麼,對資方而言,勞方是死了比活著更值錢或更省錢。不但要看錢看價,也得看法。董事的產生,依照公司法,應該由股東大會投票選出,不是說用罷工方式去強制任命董事的。至少目前的法律是這樣走的。你這樣要,就算人家答應給,但也於法不合,而你也拿不到。為什麼公司法如此基本的規定,工會卻似乎完全狀況外,列為主要訴求之一? 是不是討錯債砍錯人了?

以美國這個民航發達國來說,血汗勞工是很明顯的。古時候,軍方飛行員退下來轉民航是機師主要來源之一,現在因為廉航普及、人口爆增,所以非軍系出身的機師就有了更寬敞的入行大門。但是這也造成機師源供過於求。一個菜機師想要往上爬、拿到好一點的待遇,就得從區域小航空開始超低薪血汗服勤,務求跟時間賽跑,在最短時間內拿到符合晉升的飛行時數。小航空也看準這一點而大加利用。愛來不來隨你,你後面排隊求被剝削的一堆。這種事,你再怎麼鬥,單人鬥或是由工會來鬥,也都鬥不動大環境的。

我親身遇過一對小couple。女的辛苦打工養男的,男的辛苦準備考機師。很貴的。好像要破百萬台幣。我也覺得蠻好的。你看,考上之後,男的一身筆挺的制服,女的有老公的高薪就可以在家當小貴婦,挺好的。他們離開後,我旁邊一女嘆口氣。我問妳嘆啥氣? 她說,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請參考天下雜誌: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9601

日本航空界給人的印象是蠻好的,但是這幾年好像也是出槌嚴重。去年2018,日航副機長實川幸夫酒駕第九次才在英國被抓。全日空機長在沖繩石垣喝到酩酊大醉,無視隔天早上8:10就要起飛執勤。還好他真的太醉,所以臨時打電話請病假,沒坐進駕駛席。

量變帶來了質變。資方的企業治理、工會領導班子的個人企圖,兩者之間若是失衡,那麼直接受害的是勞工的長期福祉,間接受害的是大眾跟整體經濟。資方剝削血汗? 工會別有所圖? 勞工討要過頭? 立法腦死失能? 很多慘重空難都是一連串看似與飛安沒有直接關係的事件共同構成的。忙亂失序加錯油、機師為罷工的支持跟不支持爭辯而影響到應有的專心、個人證券投資失利,這些都是世界各地過去慘摔事件的調查結果。航班大亂會不會因為連帶影響到機體維修排程跟機師出勤節奏、進而威脅飛航安全?那特別安靜的民航局有沒有預防式的介入? 雲來霧去,沒有答案。

但,最後微笑的是出來收割的政客。這是確定的。讓我們等著看是誰自己跳出來對號入座。


1 則迴響

罷工

從前華航罷工那陣子,有一天去南京東路辦事,路過罷工現場。當時是大熱天,好熱好熱,再加上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更是熱到昏。真心佩服啊!

當時有人說這是顏值最高的罷工,結果好像被慘罵說是歧視。不知道這次長榮罷工還有沒有路人甲敢再提到顏值。只是我心裡一直有個疑問:說你漂釀也不行?

長榮罷工事件我真的沒在關注,只知道是工會有要求,資方沒有滿足這些要求。誰對誰錯,我就不討論也不選邊站,免得無謂遭殃。不過,唉,八十億人口的世界,你自己上網搜尋「空姐+招考」,就會看到一長串收費幫人擠進窄門的補習班。供給如此之多,需求如此之少,說真的,資方沒什麼軟化的必要,而勞方的攻角若是太尖銳也實在不容易拿到太多籌碼。

你現在去火車站搭自強號時,會不會特別拿火車頭當背景,立正站好拍照片,還列印出來貼在實體相本或加框掛在客廳?

戰後初,公路鐵道隨車服務員隨著基礎建設興起而備受關注。高等級車廂的服務員就如同1980年代的空姐一樣,受到了嚮往、敬重、羨慕。搭一趟高級客運或是高檔火車,還真不是一般人的日常。對齁,現在一些老扣扣政客跟民代超級喜歡A公款出國,可能跟他們幼時大環境裡,出國前要請客、回國到機場要在脖子上掛花圈、回家後往鄰里遊蕩到處強制送人外國來的紀念品好彰顯自己搭過飛機的光宗耀祖價值觀有很大的因果關係。現在你在IG上看到很多PO機艙前段吃飯照片(標題內文絕對與頭等艙三個字刻意無關)、海邊或泳池邊躺椅上雙腿交叉加上一雙醜醜的腳丫子的構圖的照片、一堆人有的墊腳尖有的歪身體向中間靠有的半蹲有的亞洲蹲有的乾脆橫躺加上很多ya手指然後照片上下左右很厚一圈很多空間但看不出標題說的火紅景點的團體照。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制約,但對於一模一樣的與眾不同,卻又是極為嚮往的外顯價值觀,依舊昭然若揭。曾翻出我家老人家古時候在機場大廳、脖子掛著花圈的照片,我就指著花圈崩潰地說說,你…你…你怎麼可以!

路網發達後,公路鐵道隨車服務員的存在反而佔據了已嫌擁擠的車廂空間,也提高了成本,所以她們的式微跟消失是很自然的。從萬眾矚目到被冠上晚娘罵名,乘客們變得不需要車掌小姐的存在。如今,就連沖繩縣也開始試辦無人公車,連司機的位子也砍掉了。

(Source: 典藏單位:本數位作品由苗栗縣文化局及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國家文化資料庫分別典藏;使用限制:網際網路公開展示與檢索。)

廉航興起,只要便宜,不要品質;乘客被密封在機艙裡的這一段時間,愈來愈演變為一段負面體驗加厭世時光。因為不稀罕嘛! 你路上隨便找個人,抓起來倒立抖一抖,就能抖出一些常客里程數掉在地上滿地滾。沖繩戰日軍高參八原在書中提過好幾次高階軍官聚會喝酒,而被他特別指名提到的酒類是「航空用」葡萄酒。咦? 葡萄酒就葡萄酒,機艙裡給的葡萄酒就特別稀罕嗎? 不會吧?! 看來古代只要跟航空扯上邊的就特別值錢。

現代人大概對公路鐵道的印象就是悠遊卡一卡通之類的,不會想到車廂內有隨車服務員的必要。輕軌捷運有時沒看到司機也不會很緊張。因為這很自然嘛。所以,航空隨艙服務員的未來應該也就不言而喻了。

派餐給水,未來可能在票證階段就發放領取即可。緊急逃生協助,這塊可以用保險跟默認條款來取代。很冷血嗎?不會吧! 你搭船去綠島玩時有隨艙小姐跟你解說救生衣使用方式嗎? 沒有嘛!

八十億人口的世界,你覺得你五萬委屈,但有人四萬就拼了。你覺得你兩萬五肯定制霸,但有人甘心免費做。你覺得你免工資無敵,但也人願意倒貼一萬五來交朋友換經驗拿職稱。你覺得物化女性是罪惡,但是也有人覺得以身具女性特徵是一項驕傲的資產。空少空姐的小七化是很可能的。財團只要求客流量,所以寧可站在奧客這一邊,也不願為員工權益著想多花一塊錢。這是八十億人口的光景,而這幾年才出生的,人生中很快會面臨一百億人口的世界。

扯了這麼遠,趕緊轉回來。這次長榮罷工似乎直接跳過社會新鮮感的顏值最高罷工美麗階段,直接進入激烈對罵野台戲。抗爭嘛,多一個朋友就是多一份力量。你可以在抗爭結束後再丟掉你不喜歡的朋友,但是在比大聲比氣勢的階段時,可能就連豬隊友也不要輕易抓來公審問斬比較好。

誇妳漂釀是犯了什麼天條?好嘛,那我走遠一點去誇別人漂釀。不過,讓我提起一件事。200公斤的、無法生活自理(也就是自己沒辦法如廁跟清理)的乘客,他需要的是個人看護,所以確實真的太超出隨艙人員的薪資對價、職掌範圍、及業務資格,而工會跟資方對這件事的前中後反應,我覺得都太少太晚太失格。血汗就夠讓人生氣了,還來個屎尿逼出來的眼淚? 我看不下去。

真心希望將來如果還會有隨艙人員,我希望這些人員是空手道高手、柔道黑帶、擒拿合格。愈兇愈好。你不會每班機都遇到迫不及待想去領取七十二名處女的同機乘客,但你肯定會常遇到零恥度的奧客。最佳艙內娛樂應該是看到奧客被過肩摔。


2 則迴響

民調

古時候一客戶要求辦抽獎。只需純粹的抽,其它什麼廣宣跟獎品企劃都與我無關。這客戶…高上大。雖是簡單的抽出消費者會員,但高上大主動提出高額預算,強調抽的過程務必無懈可擊,而且到時會派律師來全程監督。

看在錢的份上,看在公司冷血績效份上,這高上大的案子我可得如履薄冰。

無懈可擊?

好。基本策略就醬,用一台筆電,清潔安裝,不連網,只載入抽樣母體、只搭載一個簡單易瞭的母體抽樣程式跟跑這程式所需的軟體。要簡單到能讓高上大的律師一看就信、一看就懂的程度。

由於高上大已限定必須是某種等級以上的消費者會員才可納入母體,所以在設定母體時我就不需求考慮到不同等級會員的比重加權。這啥碗糕?

假設要在十個會員中抽獎…

只吃得起泡麵的共三人。窮組。

吃得起泡麵加一顆滷蛋的共五人。中組。

泡麵加滷蛋加冰咖啡的共二人。富組。

此三組的比例就是3:5:2。

一個公允的抽樣,其抽出結果的會員組別構成比例應該很接近3:5:2,才能適足代表真正母體的樣態。例如,2.6 : 5.2 : 2.2,這樣就可說算公允。

例如,如果連續進行一萬次抽取,那麼這一萬次的結果在組別結構比例上必然相當趨近於3:5:2。

如果抽出來的比例是1:6:3,就明顯偏向中組,也就有了質疑的空間。

在決定抽樣母體時,為了能夠反映原始母體的樣態,就要設定窮組加權0.3的抽出機率、中組0.5、富組0.2。

如果我設定為窮組加權0.2、中組0.4、富組0.4,我就明顯地在抽樣母體中排斥了窮組。醬就不行。

還好客戶早已限定只在富組中進行抽獎即可。

其它條件就跳過不討論。

一整夜睡不著。雖然檢驗檢驗再檢驗,試跑試跑再試跑,全都沒有瑕疵,但是想到高上大出的不成比例的高價,就不免還是會很在意成果品質。

高上大的律師來了。我本以為頂多就是個剛入行的菜鳥律師,結果走進會議室的竟然是個名牌大律師。靠,高上大就是高上大,連這種小事也出動這種貴森森的大律師。

大律師聽完抽樣在方法跟法遵方面的簡介與證明、也讓大律師親自做了幾次試抽之後,正式抽獎來了。全程錄音錄影。大律師Enter鍵一按,也就完成了。

筆電你可以整台帶走封存備查。我說。

高上大付的錢很夠。

大律師笑笑說不用,只需給備份就好。接下來就是種種法律文件的簽署。當然,這台筆電我也在律師面前關機封存。只要卸載母體檔,任何人就都可以單獨檢查抽樣設定跟方法。母體檔也可以讓經過授權的人在有監督的狀況下單獨檢查母體的妥適性。當然也可以一併檢查。

全台灣唸過統計的很多,所以任何抽樣作業的方法跟細節若有犯錯,有瑕疵,有操弄,真的三兩下就能被抓出來。而且,這也不是說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讓全台唸過統計的人都一致同意過關。有的。

若是被懷疑抽獎有問題,那麼高上大自己會怕、大律師也會怕,我也會怕,怕到真的求你來依法檢查,絕對不會以任何藉口推拖逃避。

抽樣統計有一定的方法跟程序,這很難造假,就算造假也很容易抓出來,前提是要有公允查核人。

然而,抽樣統計也是可以在細節方面有意無意地稍微輕輕推一下,就能影響最終成果。

例如,劉選手欲利用電話去隨機騷擾女性國民。

如果我在週間非假日上午9AM至11AM期間,只隨機撥打市話,那麼我遇到地方的媽媽的機率就遠高於遇到嫩學生咩的機率,因為學生咩此時在學校裡,所以接不到市話。

如果我希望可以盡量騷擾學生咩,那除了避免市話號碼之外,也可以利用話術。例如我可以自稱某公司客服在免費隨機贈送正廠合法泰迪熊吊飾玩偶。無條件送合法低價玩偶並不犯法。雖然這無法避免遇到學生咩的歐豆桑,但釣出學生咩個資的機率就顯然好很多。

如果你有老客服經驗的朋友,那不妨去求一下故事,你應該會聽到各種沒聽過的有趣現象。雖說十二星座並沒有硬科學證據來背書,但是操作每月壽星聚餐或特販的場合,卻又好像可以看出各星座的特色。例如摩羯座月份辦的壽星活動裡,氣氛就會比較嗨不起來,比較不會看到跑來跑去找陌生人交朋友的狀況。照理說,隨機抽樣找來的賓客應該趨近於母體樣態,但光是用月份來做區別抽樣,就能若有似無地呈現不一樣的觀察結果。在商言商,若是要提高績效,那真的就要在每月壽星贈品跟招待活動方面考慮到各星座的外顯特性。你說不科學? 是不科學。但是,在一線作業的老客服老VIP專員可能會跟你搖搖手指,叫你不要不信邪。

當你覺得民調沒問題的時候,你得在心裡假定是有問題的去進一步檢驗再說。當你覺得民調有問題的時候,那你得回歸基本教科書裡講的一些原則,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反證之。表面上再公允的隨機抽樣,到了執行面就都還是有做假扭曲的空間。表面上沒問題的並不保證執行細節沒問題。表面跟細節都沒抓出問題的並不保證在設定議題時沒心機。所以,民調機構專業專業講半天,最終還是兩個字:良心。

基奴李維 VS 布萊德比特,周末中午時段隨機抽樣問誰比較帥。結果可能是6:4,因為基最近有推新片,母體中的殘餘印象較高,所以較有隱性的優勢。

基奴李維 VS 布萊德比特VS劉選手,隨機抽樣問誰比較帥。這議題在設定上明顯就是要搓掉劉選手嘛! 不行不行! 換個方式問:

廚餘桶VS劉選手,誰符合忠厚老實交友單純人品高潔的條件。

鵝…這個…在可匿名留言區裡投廚餘桶一票的人…我恨你。


發表留言

經營你的抗爭

先不管你爭的是什麼;中華民國憲法跟法律目前有一定的集遊陳抗的空間,所以,在法律範圍內,你要陳抗,就應該受到法律保障。

也先假設你依法集遊陳抗,並沒有違法。

但是,說真的,大部份的集遊陳抗真的讓人搞不懂你在爭什麼。而且,你愈用力就愈讓人搞不懂。一般人逛網拍、看財報、滑砲網,時間都不夠了,誰還有什麼餘力去注意到你在爭什麼?

簡言之,集遊陳抗,其實就是市場管理marketing。而且是marketing裡最難的一種:idea。

一般集遊陳抗大略就是road show。Sogo門口擺輛新型房車、站前廣場Cos咩排一排唱歌跳舞秀新款手機,都是例子。這些例子很明確地表示了一個主題idea:

新車上市了!

新手機上市了!

沒興趣的路人就匆匆走過。就讓他們走過。沒關係。有興趣的路人就會留下印象。這印象就是品牌形象跟產品曝露,也就是行銷人要的:在你腦袋裡植入一個idea。

OK,在集遊陳抗市場裡,你其實有一大堆競爭者,互相競爭著路人甲乙丙的注意力。最惡劣的一種競爭方式就是高舉仇恨大旗。這種的效果只有鞏固既有市場,算是客戶維穩吧,customer retention。避免既有主客群流失,但這方式真的很難去爭取到什麼新客戶。沒新客戶,那麼你的市佔就沒辦法擴大,你的影響力當然就沒辦法擴大,而你要推的idea就進不了新市場。

如果你的主客層/市佔就已經很大了,那相信你並不會跑出來集遊陳抗;你應該會是被集遊陳抗的對象。你會跑出來集遊陳抗,那就表示你的主客層/市佔正在縮小,你的idea有面臨下架淘汰的危機。

如果你的集遊陳抗一直看不到效果,那就代表兩件事:(1)你真的就是沒市場。或(2)你的方法錯了,可能大錯特錯,而且你可能是你同一國裡的豬隊友,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

集遊陳抗市場真的很競爭。是,北極熊快瀕絕了! 是,XX黨的OOO又闖禍了! 是,都更對你不公不義! 但若你小看集遊陳抗的高度競爭性,那你的集遊陳抗被淘汰也是剛好。

在集遊陳抗市場裡,超過一半的集遊陳抗都是自殺式地絕對歪樓跟保證失敗,因為這大多數根本就搞不懂自己在做什麼、搞不清楚自己訴求的idea是什麼,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你自己一問三不知,你又如何期待他人對你從誤解變瞭解、從瞭解變同情、從同情變支持、從支持變行動?

更何況,集遊陳抗市場裡就是真的有一種遊牧部落,專門找各種場子去參一腳的這種不請自來的,根本是不生雞蛋只放雞屎來亂的。這種人雖然很討人厭,但若你的場子裡看不到這種蟑螂,那也間接代表你這隻未上市股票應該就是欠缺治理導致沒有前途上不了市。

市面上有很多速成企管CEO跟傻瓜行銷管理完全手冊之類的書。你至少要先去翻一翻,再出來集遊陳抗,不要這樣無謂地耗費你自己的時間跟公眾的資源之後還無差別地恨全世界的人沒血沒目屎對你不理不采。

若你連一句簡單的口號都想不出來,那你是出來泡茶交朋友的嗎?

我個人相當期待我們台灣可以終於出現一場漂亮的專業級集遊陳抗。


發表留言

難在哪裡?

沖繩故事愈到後面就愈難理解,就像…

A. 到底誰殺了甘迺迪?

B. 319那顆子彈到底是從哪裡的?

C. 劉選手為什麼吃不胖?

D. 台幣升值pizza漲價,那為什麼台幣貶值pizza也漲價?

舉個例。

一段大約3小時的戰鬥,範圍就差不多不到500米方圓大小,我手上有四份文獻,說的都不太一樣,其中一份,作者是有威信的,但他的說法簡直就像在說另外一件事那樣完全不一樣。

我的做法是四份擺一起,依照他們各自說的每一小時的進展,在地圖上,一點一滴做紀錄,而且做一份表格,以時間為Y軸、事件為X軸,然後就可看出他們說法的差異量。這差異真的很大。

就像,四個人敘述同一個捷運站出口。第一個人說,出門右邊有一家7-11。第二個人說,出口右邊有一家賣手機的門口有一顆樹。第三個說,出口再走一點路就是一家米粉湯。第四個說,出口後面是賣紅茶的。

四個人都對天發誓所言不假假一賠十,否則從此退出政壇並願接受法律制裁。

靠北,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的?

所以首先我要在地圖上慢慢核對7-11、手機店、米粉湯、紅茶店。

核對半天但只找到了全家超商、賣皮鞋的、賣麵線的、賣少淑女內衣襪子的。

然後我就跑到現場去勘察,結果發現,都更案進行中,全都不見了,變成工地了,出口也換地方了。

愈是下苦功去鑽,就愈是發現亂成一團。

精神錯亂長期。誠徵會燒飯的按摩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