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1 則迴響

MRT紀實:插隊戰術包

在捷運電扶梯入口前,特別是在尖峰時段裡,通常絕大多數的乘客都會自動排隊進入電扶梯。但是也會有人是故意的(硬插隊),或是無意、或假裝無意的故意插隊或是不幸被人群邊緣化,而想要重新擠進已經大致上成形的排隊隊伍而構成插隊的(軟插隊)。

其中,根據本人的無科學統計的觀察,有一類半推半就步步進逼的軟插隊者主要是:單肩側揹手提包的女性。

別小看女人為什麼要投資在買包;這包,叫水餃包也好、托特包也好,在我看來,都叫做捷運戰術包。包口寬而扁、平均側投影面積約A3紙張尺寸。除了在穿短裙時遮屁股提供安全感之外(拜託喔,要安全感就不要穿這麼短然後把每個人都當工程師襲臀狼好嗎?),它也是用來插隊的優良戰術武器。使用方式如下:

右翼進攻場合:

1 戰術包揹左肩、左手掌握緊提帶、左手肘緊貼包面並夾緊、左前臂貼緊左胸,使戰術包後側往左外側伸張。

2 遠處選定電扶梯排隊人龍中的被害者,高速接近後,低頭緩步靠近,同速前進、切勿與被害者發生眼神接觸。

3 使往左外側伸張的戰術包的角落對準被害者的右臂略前方,並逐步縮小距離,直至戰術包順利插入被害者與前人之間的縫隙,以穩固佔領區。此時並不構成實質插隊,因為是包在插隊,而不是人在插隊。(都是包的錯)

4 左前臂鬆開,利用包身擴大被害者與前人之間的縫隙。此時可輔以甩甩頭髮藉以宣示領空,以達嚇阻被害者進行抵抗之效。

5 擴大戰果後即可順利攻陷被害者,並完成"積極排隊"之任務。

反制之道如下:

1. 看到二點鐘至四點鐘方向有單肩側揹手提包的女性靠近時,即應啟動二級戰備。

2. 拿出手機,務必使用右手握牢以備來自戰術包的衝撞,然後對手機做任何操作。右手肘緊靠右前胸,右前臂盡量向前延伸,幾達觸及排隊前人之距。

3. 敵軍展開進攻前,做出右耳接聽電話姿勢、右手肘抬高、上半身略往左,頭略轉向左側,呈專心接聽狀態,使敵無進攻空間。勿與敵軍發生眼神接觸。

4. 敵軍若膽敢繼續進犯,就不予留情,右腳往前踩下去,徹底瓦解敵軍處心積慮侵犯我領土領空之陰謀。

左側之攻防將上文左右對調即可。


5 則迴響

MRT紀實:傘

入冬的大雨,車廂很空。

一個OBS進車廂,選了個空的雙人座坐下。

傘還在滴水。怎麼辦?

OBS讓傘水滴在她旁邊的空的座位上。

是的。滴在座位上。不是地板上。

滴、滴、滴。這樣還不夠。OBS還抖抖傘,讓雨水流快點。

雨水就這樣在空位上累積成一小池水。

車會晃。一晃,小水池的水就流到她屁股坐的位子。

OBS立刻站起來,換到另一個空的雙人座坐下,繼續整理她的傘。

積了水的雙人座,讓我想到日據時代日本警察在火車車廂裡用警棍教育乘客如何遵守公德。


發表留言

MRT紀實: 掛著的拖鞋

一個女的,一身不太尋常的打扮。很像去登山,因為她揹了個好大的登山包、穿著一雙好厚重的登山鞋。但又不太像去登山,因為她穿著可以跟喇嘛比蓬的大燈籠褲,非常詭異。但,這都是她的自由。

她的大登山包側邊,掛著一雙拖鞋。人字拖。

鞋底朝外。

而且…真的不是一雙乾淨的拖鞋。

而且…車廂人還不少。

她就這樣擠進來,那雙髒髒的拖鞋可以擦在不知情的其它乘客乾淨的衣服上,但是她不在乎。

這,就不是她的自由了。


1 則迴響

MRT紀實:Carcinogen

車很擠。ㄧ個歐巴桑帶著ㄧ個小學生,兩個人都有個何嘉仁美語的背包。
不ㄧ樣的是,這對母女各佔雙人座,都把袋子放在旁邊的空位,兩人佔四位。
然後談笑風生,無視擁擠的車廂。
我真的不懂,禮義廉恥這四個字是哪裡賣台、必須從基礎教育中連根拔起。
十二年過去了,十二個年度的小ㄧ學生進入了不得提到禮義廉恥的教育系統。
再過ㄧ陣子,他們也會開始製造下ㄧ代、不須禮義廉恥的下ㄧ代。
文化。
這對母女是台灣文化裡的遺傳性致癌D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