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Ex. Mailyn 2020

2020/03/08:幾年前為了準備沖繩探險,就心不甘情不願展開了自行車的訓練。沖繩太多丘陵了,太多滾動高地了,我這少爺繡花腿不訓練一下是應付不了的。我在臉書上公開徵名,徵得美玲,當做自行車集訓的代號。美玲這代號也就沿用於後來每年季節性的訓練。

美玲演習,或Exercise Mailyn,主要是以新北市觀音山楓櫃斗湖道為主要訓練路段。這路段我簡稱其為觀楓。

今年前四攻記錄在臉書。下面照片是今年2020/03/02觀楓第5攻。

第5攻成績是個人觀楓紀錄第2位。目前前十位紀錄中,2020佔三位,2018佔一位,2017佔六位。2019是全軍覆沒,沒擠進自己的前十位紀錄。2019我把時間都用在潛水,Ex. Mercury,水下遠距挑戰。

觀音山沿路兩旁都是各種垃圾。觸目驚心。上山下海,總是塑膠垃圾常相左右。


發表留言

Exercise Mercury 2019

在2018擬定的EX. Mercury 2019以「單S80氣瓶在水下移動超過2000米距離」為目標。這項目標在2019/06/19以2400米成果順利達成。

這項新挑戰也突顯出一些自己過去一直不知道的盲點跟缺失。我認為若能有效改善,則突破3000米距離並非不可能。

第二個收獲是發現自己的新視野。因為距離遠遠超出過去自己的舒適圈,所以看到了不少新東西。

P5140279

我看到不少還算蠻完整的巨石,稜角分明,尚未被海水沖刷成圓滑外形。這些巨石應該是地面山體崩毀後滾落海底的。你打開地圖看龍洞灣,灣區三面都是山跟極陡峭的坡,中間陷落成灣區,整個灣區就好像被人用超級大鐵棒狠狠敲下去而成形的窟窿。這力量應該有廣島原子彈的當量吧。可能不止吧。當初是多恐怖的力量造成的啊? 龍洞灣位於台北斷層跟新店斷層中間,較偏後者。就整體地球歷史而言,過去發生過的,未來也很可能會重複發生;而下次這種規模的運動再來臨時,那驚人的溫度跟壓力,會不會把全人類連同塑膠垃圾一起精煉回液態石油或油頁岩?

我還看到我個人經驗裡最大規模的漁網。我follow這漁網游了好一會,但一直沒follow到盡頭。因為不能消耗太多氣瓶殘量,所以被迫放棄繼續追網。這次目睹,又再次加深了我對政府的不信任感。要佈下這種規模的網,絕對不是一條一人小舢舨可以摸黑在短時間裡做得到的。我猜因為這地方幾乎沒有潛水客會來,幾乎不會被發現,所以不法漁民就在此明目張膽地佈網。

我看到的也不全是驚聳悲涼。我發現一些海洋生物的集中地。但為了保護這些海洋生物,我就不公開多說了。照片影片也全免了。

P6030269

水下距離2000米突破,其實真正目的是為了磨練水下儀表導航。一般fun dive的移動距離不太會超過800米,所以對於導航的誤差有著很大的容錯範圍。當這個距離放大兩倍三倍之後,容錯條件就變得很殘忍。不止是技能受到嚴苛檢驗。心理也會受到影響。曾有位資深同好,想嘗試挑戰我從前做過好幾次的水下直線500米。直線,免轉彎。距離比一般fun dive還短。但是這500米含有恐懼因素。如果你完全仰賴海底地形的視覺參考來導航,那麼這路線的深度會讓你在到達終點前就可能耗盡一隻滿氣瓶的氣。如果你控制深度維持在不耗盡氣源的狀況下前進,你就會有大約300米的距離要進行純儀導。上下左右皆無視覺參考物,你只有指北針。聽起來簡單,但這位資深同好在直線航程裡迷了路。我不懷疑這位同好的能力,但我也警惕到純儀導附帶的心理恐懼因素對理性行為的負面影響。打個比方,這應該會有點類似艦載機夜間降落空母。可能像是股市崩盤時恐慌拋售持股那樣吧。

我在台灣某離島就遇過經驗不足但自信爆表的潛導把一整隊OW帶進無視覺參考的環境。在水下可視距不到15米的環境裡,人龍一拉,算算前後超過50米。人龍後段就逐漸脫隊迷航。所幸沒出事。我也遇過一個緊張過度的潛導,在潛水計劃該往北的時候,他發生把隊伍帶往南方這種不可理解的事。或能歸因為恐懼因素的例子還有,但就此打住。

所以呢,我自己就有計劃地、緩慢地加強練習純儀導。我是愈練愈害怕。一般幾百米總距,繞個小圈圈逗逗Nemo找找油彩蠟膜蝦這種場合,就算不帶指北針,倒也不會出什麼大事。隨著練習距離愈拉愈遠,無視覺參考的純儀導偏差量也隨之愈放愈大。光是海流這變數就如銅牆鐵璧般的難以突破。這不只是對已知海流對做補償而已;海流本身的流速跟流向是會變化的。真變起來,那可比女人更可怕。急劇變化時,你或能警覺到,但更可怕的是緩慢的變化,讓你在毫無警覺的狀態下持續錯誤。是不是比女人還可怕?!

今年自己還有一項突破值得一提。潛水零保特瓶。

過去自己都是到海邊找商店買水。去年起我去潛水時開始用環保瓶自備部份飲水,減少了保特瓶消費量。今年則是更進一步實現全水源自備,所以沒有在海邊消費保特瓶、TETRA PAC、淋膠容器,也當然就沒有在海邊製造這種一次性的塑膠垃圾。既然沒有製造,也就當然沒有流入環境的可能。

你自己觀察,每到週末假日往山上往海邊移動的人潮,幾乎人人一大袋塑膠。麥當勞的、早餐店的外帶;各種塑膠包裝的零食、超商塑膠便當盒、瓶裝水。回程時,這些塑膠就留在當地了。其結局只有兩種:一是增加偏鄉的環境壓力跟垃圾清運成本;二是流入環境夭壽造孽。

我親眼見過小商店在週日遊客散盡後的深夜,鬼鬼祟祟靠近海邊,然後把整袋的垃圾直接海拋。

所以當小店笑嘻嘻把TETRA PAC的麥香紅茶賣給你、把保特瓶運動飲料賣給你,你喝完後乖乖把空瓶放進小店門口的桶子裡,你就以為你沒參與污染嗎?

你去玩,備妥樣樣玩具跟給西去跟人炫富尬品味,但你打死就是不肯多帶區區兩隻環保瓶。為什麼?

岸際步道磯邊大宗,維士比空瓶、檳榔塑膠袋跟檳榔汁塑膠杯、泡沫紅茶塑膠手搖杯這種的,別去勸了。沒用的。不必存有任何希望。

本來想說買個背負式水袋,但想想這又增加了塑膠消費,而且夏天揹水袋真的不通風,所以還是回歸老方法:環保瓶。三隻瓶,共2+公升,大熱天裡夠撐一個下午。

我靠我自己的雙腳,揹我自己要喝的水,不製造保特瓶垃圾;身為男人,若你覺得你力氣夠新娘抱,那環保瓶你是在GY揹不動什麼?

Exercise Mercury 2019,突破2000米,零保特瓶。滿意,無愧。

M19_03


發表留言

照片日記2019/06/06

四月份的海邊很寧靜,但水很冰。

五月份開始就不行了。三寶前哨出動了。

六月份就進入災難期。圈地違停併排的開始出現。很奇怪耶,又安全又不要錢的地方給你停車,你就一定要停在惹人厭的地方。

海邊的塑膠垃圾也開始增加。一定這麼犯賤把塑膠空瓶往海邊一丟就走?

這天潛水在做安全停留時順手從海裡回收三大截的廢棄塑膠水管,從重量來估計大約等於15枚一公升保特瓶的塑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