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2018讀書目標超標達成

2018_books

如果要在數字上灌水,我可以灌多一點。

除了米詩拉的憤怒年代之外,今年讀書收獲最大的是讀到英雄豪傑跟狡猾奸雄的大氣魄做事的細節跟軼事。什麼是大氣魄? 你去試試約十個朋友找個吃到飽的餐廳週末聚一下。然後各種屎屎尿尿GGYY的狀況就會來。然後大家都已經很習慣亂七八糟,無由深信亂中自然會有序。

不是嗎? 訂好位了就會有人冒出來說這家不推薦,應該訂另外一家餐廳。訂在鬧區捷運站出口附近讓大家方便搭捷運來,訂好了才會有人說停車不方便可不可以換一家。訂了可菸可酒但很擠的居酒屋十人榻榻米包廂位子,結果就是會有人臨時多推個嬰兒車來說沒辦法臨危受命要幫三哥顧小孩,然後滿席排隊餐廳的經理跟你四目相望一臉很放空往生的表情。

訂了有檔次的餐廳就會有人臨時嫌貴;訂了不貴的餐廳就會有人臨時挑剔菜色檔次不夠。

屎屎尿尿GGYY。

十人任務如此,你覺得十萬人任務你行不行?

讀著英雄跟奸雄們被這類屎尿GY纏身還同時戮力推進重大任務,真是曲折離奇引人入勝,我心甚嚮往。

2019不設讀書目標。不是沒有想讀的書,而是2019比較忙。


發表留言

完讀:憤怒年代:現在即歷史,米詩拉。

從2017/02/05開始,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終於在2018/12/05把這本對我來說很艱澀的書讀完了。從來沒有一本書能讓我如此頻頻闔卷起身來回跺步沉思。

什麼書要搞這麼久啊?

介紹:憤怒年代:現在即歷史。潘卡吉 米詩拉著。

Age of Anger: A History of Present, by Pankaj Mishra

image

這本書,我還沒讀完10%的時候就已經認定這本書的重要性已直接升級到我人生至今最重要的三本書之一。它把我的腦袋操到超頻加外掛。

對於當代世界的憂鬱跟紛亂,例如似乎跟台灣無關的ISIS、例如你天天可以看到的台灣的政客及假裝不是政客的政客,連同其盲目支持者及盲目的反對者,米詩拉試圖用他自己的的歷史觀去探尋及剖析根因。不論他在歷史分析方面能不能獲得讀者的認可,他在舉證方面可真是下了苦功,而他提供的例證極為豐富深遠,一般阿狗阿貓想要扳倒他,那簡直是自討打臉自證貧弱。這些例證也正是這本書的重大價值之一:讓我這種唸商的歐美近代史的外行人能略為理解近代哲學對當今世界造成影響的根因及演變過程。

這些例證也包括了一些三腳貓騙子跟傻呼呼的群眾,讓我立即聯想到我們台灣現在一些政客所用過的技倆。包括藍、包括綠。讀著米詩拉敘述著過去19世紀一些政治哲學倡議者跟實行者說過的話、犯過的錯、闖的禍,讓我常常拍案叫絕:TMD這些19世紀的老招、甚至老口號,不就是藍綠這兩幫惡棍幾十年來一直在用的嗎?! 原來歐,TMD他們都是套公式在玩台灣! 也就是說,米詩拉的憤怒年代,簡直可以改編成傻瓜政客騙票撈錢完全手冊,還可以直接應用在台灣的選戰。有了這本書,你就幾乎不用煩惱找不到選舉騙票的新口號。

米詩拉的用意當然不是爆料捅瘡疤。他沒這麼膚淺。他是為了探討當代的問題才去追溯過去,把過去幾個世紀歷史看似是線性連鎖進程中,對立跟仇恨是如何被激化為政治無形財,做了算是相當完整的歸納整理。你去仔細看他整理出來的激化語言及技倆之後,真的好靠北,怎麼幾百年前歐洲雞飛狗跳的事,如今還能如此貼切呼應最近才結束的2018縣市長議員選舉百態! 認真態、裝孝維態、三寶態、自我矛盾態、老屁股態、小屁孩態。在米詩拉這本書裡你都找得到古例。

也就是說,歷史的進程,我們直覺認為是線性前進的,但實際上歷史的進程是在繞大圈圈,而這些大圈圈的軸心連起來之後所呈現的真實進程方向其實是隨機的,不是一條線把過去的已知A點連到我們假設一定會存在於未來的B點或C點。

只是扯到過去的話,那或許不會激怒部份現代人,但是米詩拉真的很敢,他在這本書裡還大篇幅剖析了政治禁忌議題:移民,川普。

還記得嗎? 大批敘利亞人闖入歐洲國家的邊界,進入相對有較好生活及寬鬆許多的法律的國家。被闖入的國家的人民跟在旁邊看熱鬧的國際網民,有主張一律歡迎的,也有主張堅壁清野一概不收的。

對敘利亞難民而言,他們的困境是歐美造成的,所以往歐美移動也只是拿回他們被歐美剝奪的幸福。對於歐美的反移民者而言,敘利亞難民不好好經營自己的國家,跑來乞丐趕廟公來坐享現成,其實是暴力脅迫式的掠奪跟剝削。

還好敘利亞難民沒指定移往台灣,所以我們在台灣不用表態贊成或反對,不用淌這趟怎麼說怎麼做都會被懲罰的渾水。

而川普,米詩拉也提到了。你敢提到川普,你就會立馬被夾在川普支持者跟反對者雙方熾烈嘴砲之間裡外不是人。

一群人的繁盛,在從2億到如今擠了80億人口的小地球,就會造成另一群人的衰敗。衰敗的另一群人要爬起來,就得把繁盛的一群人拉下來。於是「我們」隊跟「他們」隊的球賽就愈打愈激烈,頻頻走火。例如俄國的革命、例如國際孤民聚集在阿根廷規劃著全球暗殺、例如現在牽著祖宗交代下來的一隻走路慢吞吞的白色神牛,卻急著想要快跑追上人工智慧的印度。

印度在尋求脫離英國殖民、跟自己在國際上的定位的民族主義式的鬥爭裡,帶頭的為了能快速且大量匯集人氣,就把印度古代宗教神話搬出來跟民族主義結合在一起,讓大家堅信印度的宗教必能在關鍵時刻讓原本就潛藏著的超人本事的印度人,一舉突破障礙,實現印度宗教裡的理想國度。此例一開,後果是沒完沒了,所以現在我們在YouTube上就可以看到,印度很努力地把民族宗教神話硬套在現代印度寶來塢的雷片裡,被全世界當反智笑話在看,但他們當做是用於治療被邊緣化的精神安慰劑。
說到雷片跟雷劇…我們台灣好像也不輸給中國。

我在讀這本書的中間曾經注意到台灣某證券公司狂推印度單一國家的共同基金產品。印度是當今自殺率最高的國家。他們一直在增加人口,一直在引進泡沫、結果就是一狗票人被遠遠拋棄留置在絕望的貧窮跟污染裡,可說此生無望翻身,造就了印度自殺率奇蹟。

你說,這是不是很值得台灣警惕與借鏡?

我想我把這本書看得如此細、如此慢,其實也是一大意外收獲。喜之,憂之。

因為慢,所以我有很多時間跟機會把書裡說的19世紀歐洲的問題,對照到自己柴米油鹽的生活,也檢視著自己在甚少嚴格反省的習慣性的意識。我是不是落在米詩拉提到的19世紀憤怒農工高喊誅之而後快的中產階級裡? 林北沒小模馬子也沒超跑,只想賺點索費好到處去探險,醬也得罪國際農工、間接加害回教世界了?

到底有沒有?

我有沒有在用石油?嗯…有啊~

我有沒有靠證券賺錢? …ㄟ…是有一點啊~

我有沒有主張經濟成長? 這有。

好! 罪證確鑿,資本主義走狗! 白人至上亞利安國的路障! 聖戰的當然異教徒!

我…我冤不冤啊?!~我招誰惹誰啦我?!

進一步套用在台灣。

「我們」隊 VS「他們」隊。

藍綠互控剝削,但是,藍綠把原住民擺哪了?

「我們」隊 VS「他們」隊。

原住民,若我學藝不精還請高抬貴手打輕一點,目前好像有22個族,那麼,哪個族,或哪一種各族組成集體代表的方式,才具備正統的集體代表權?

「我們」隊 VS「他們」隊。

22族裡,有的主張DNA證據顯示自己的獨特性,進一步主張具有成立民族主義邦國的資格。若他們提出的DNA證據不能涵蓋全體22個族,那是不是有的族就會被從「我們」隊 裡被踢出去?

「我們」隊 VS「他們」隊。

英國這個主張自由貿易的國家選擇了限制自由貿易的脫歐之路。

「我們」隊 VS「他們」隊。

看看翁山蘇姬讓人跌破眼鏡落下巴的變臉。

「我們」隊 VS「他們」隊。

一群人的繁盛建立在另一群人的衰敗。另一群人的脫敗要拉下一群人的繁盛。

所以,「我們」隊 VS「他們」隊,不計成本地投入無止境的競爭,例如深信強人希特勒能帶領德國隊去對抗法國隊的德國勞工;或是被迫加入無止境的競爭,例如根本沒想到要競爭的亞洲農民,愈來愈焦慮、焦慮卻也找不到夠快夠有效的解決之道,於是就愈來愈憤怒。他們只欠一個小小的洩壓缺口。

台灣2018的選舉也包含了同性戀議題的公投,而同公投也是「我們」隊 VS「他們」隊的又一次寫照。舉例來說,爭取中間游離票的集會遊行,到底該走中規中舉的保守文青路線,強調我們跟大家其實沒那麼不同,還是該走前衛裝扮的嘉年華路線,強調我們跟大家就是有很大的不同? 兩種路線之爭是不是也形成了傾軋式的、零和式的「我們」隊 VS「他們」隊?

在決定有形財跟無形財的繁盛與衰敗的過程中是充滿著焦慮與憤怒的,可以被輕易導向盲目的、偏向同歸於盡的仇恨。米詩拉這本書真的能讓人去好好想一想。

米詩拉最可惜的地方是他這本書裡幾乎讓經濟學完全缺席。他自己似乎並沒有發現,他的剖析其實一直繞著資源在打轉。如果他能把經濟學角度的視野加入他的剖析,想必會是更精湛。

這本書雖然很有啟發性,但也是有副作用的。讀完之後更是讓我覺得自己在這世間的意義真的就像電影Matrix裡描繪的人肉電池一枚。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現在要改成我繳稅兼亂買敗家舉格物所以我在。

想想算了,米詩拉還是別把經濟學扯進來比較好,因為不擴大深究到經濟學,我就可以繼續把一切的一切推給一堆已經變成骨灰的哲學家跟瘋子。

還有一個副作用…孤單。
此生要去何處才能覓得才子才女幫我把米詩拉的這本書跟我好好再講授釋疑一遍?


6 則迴響

討冊

過去這一兩年裡閱讀了更多有關沖繩戰史的書籍史料,也費了相當大的功夫整理自己拍的照片跟影片。就在這幾天,可說是有點嚇到自己吧,也許是過去一點一滴的投入有了一些回報,我發現過去依賴過的一些書籍跟資訊有不少無法接受的錯誤。

西方人未必瞭解日本,日本未必瞭解沖繩,所以一些地名誤譯的問題倒還不算重大錯誤。但是,我現在發現一些材料發生的錯誤已遠遠超過地名錯誤。有的是日期的錯誤。有的是部隊佈署地圖的錯誤。類比來說:

1. 劉選手4月7日下午跑去7-11忠孝復興店騷擾小7咩。

2. 劉選手4月7日下午跑去7-11南京建國三店騷擾小7咩。

一個說法是在東,另一個是在西。然而…

正解: 劉選手4月7日下午本來想要跑出去危害社會,但在家裡睡過頭,既沒有出現忠孝復興店,也沒有出現在南京建國三店。

除了兵力佈署圖東邊西邊搞錯之外,還有主從關係的錯誤。類比來說:

書本:劉選手跟臉友美眉約見面,結果臉友美眉被劉選手性騷哭著咬枕頭。

正解:劉選手跟臉友美眉約見面,結果劉選手被臉友美眉性騷哭著咬枕頭。

A師的甲團調去支援B師,被寫成A師的甲團去指揮B師,知名權威軍史家的著作出現這種嚴重的錯誤,我該去跟誰反映?美國國防部?出版社?誰理我呀?

要講清楚我是如何認定確實有錯誤的,那還得花上很大的功夫去解釋清楚,請恕我懶,目前實在無力寫萬言訴狀。

更嚴重的問題是自己寫的東西也因為毒樹毒蘋果的緣故而出現了一些很根本的錯誤。想到要去改就…唉,頭皮發麻啊~


2 則迴響

電子書閱讀器列裝:Kindle Oasis 2017

防水。比較不刺眼。

介紹劉選手的第一具電子書閱讀器:Amazon Kindle Oasis 2017 32G (下簡稱KO17)。

防水。劉選手愛看書,一直很想買一台e-reader來看電子書,但是市面上都沒有防水款,而我非常重視隨身裝置的基本防水性能,所以一直沒買,直到KO17問市。貴森森的東西是不能因為一滴液體就報銷的。是的,淋雨看書是很蠢。但是,咖啡、汗水、泡麵、蕃茄醬、蕭查某,都會在你最沒有防備的時候展開突擊。哥的錢都是血汗錢啊! 只要本體防水,那麼一滴水就一發廢機的慘劇機率是可以大幅降低的。

對了,防水款在理論上也能阻止空氣中的溼氣進入本體,所以應該可以更耐用。

比較不刺眼。跟高亮度彩屏的手機平板相比,e-reader的電子墨水(下簡稱"e-ink”)顯示器讓眼睛舒服多了。

KO17比上一代多了幾顆LED"前側照明"燈,光線分佈更平均,螢幕邊緣漏光也改善不少。一般手機平板的亮度來自螢幕背後的光,直射眼睛。e-Reader則是把光源擺在電子墨水螢幕前方的四周,不直射眼睛。

KO17也可以手動把亮度降到零,用更溫和的環境光源來照亮e-ink,就像閱讀實體書。

至於螢幕藍光傷眼問題,那就留給支持方跟反對方去慢慢研究切磋,我就不參與了。不過,你可以搜尋一下melatonin。

劉選手住清貧小狗窩,空間不大,所以空間很珍貴。我不想讓室內多一個書櫃。目前有一個書箱,已經爆滿了。說到書櫃,從前買過一些便宜的清貧書櫃,就是一些用下料壓成的板子組合而成的假書櫃,都很不耐用,最後都扔了。但若要買實在的真書櫃,那價錢可是很驚人的。假書櫃不願買、真書櫃買不起,清貧書箱又爆滿、後面還一堆書要買來看;出於迫切,就咬牙買e-reader。預計會慢慢盡量淘汰現有實體書,另外買電子書來取代,好節省空間。

內建的實驗性網頁瀏覽器很陽春、甚至有點不實用,即便是只瀏覽文字網頁。不過這不是KO17的主要用途,不需太強求。也許Amazon會持續改善。希望有一天可以用KO17來讀Google的電子書。仔細看下圖的文字就會發現內建瀏覽器的"文章模式"發生了字間空格的漏失。

由於KO17很省電,不需常常充電,所以我就用保護塞把充電孔蓋住好加強防塵防水。

KO17的背蓋是金屬,冬天寒流來的時候抓在手裡實在是又增添了一份寒意。

細節功能方面有兩點讓我感到非常遺憾。

第一、KO17不支援觸控筆手寫。第二、陀螺儀控制的螢幕自動旋轉無法手動關閉。

另外有個重點。很多手機平板消費者會另外買副廠的立架,這是為什麼?因為吃麵時會想看影片;左手湯匙、右手筷子,哪來的第三隻手去扶手機平板?而仆桌的手機平板就是廢物。這麼多年了,各大原廠的站立裝置,殼也好套也好,不是盤子貴就是不實用,完全沒有要幫消費者解決這個問題的跡象。吃麵時想看書的話,這問題也同樣出現在Kindle系列。還有,就算不到200公克重的行動裝置,長期用同樣姿勢抓著也是會對手部的健康造成威脅。我得想個辦法用又輕又實用的方式讓KO17站起來。左手螢幕、右手筷子,這樣貢丸會很容易掉回碗裡噴起湯汁的。

預計服役年限:七年,至2024/2/5。

2018/2/11補充加註警語:心生淫蕩就容易壞手機壞平板。此鐵律可能適用電子書閱讀器。


發表留言

書呆子

最近都躲在家裡看書查資料爬地圖。

E04,考學校都沒這麼用功。如果古時候有這麼用功,那說不定可以考上什麼法律系,然後當個誤國誤民的立委關說包工程用稅款請兩個短裙女助理幫我端咖啡。多好! 不然去考個恐龍證照白天拯救尚可教化的弱勢然後早點下班去打打羽毛球。也很愜意。

閉關讀書很寂寞,可是這樣專心K書也是很有收獲,解開了好幾個自己心裡一直猜不透想不懂的謎題。

例如,電影"鋼鐵英雄"裡天兵DD被梅伯拍成在前田高地學李連杰迴旋踢走一顆手榴彈。這當然不是事實。看到電影跟史實差很遠的這一幕時,我是對著畫面張開嘴發呆的。

Nottrue

不過,我過去只知道DD是在某高地受重傷的,但不知道更確切的地點。經過這陣子閉關後,我現在可以用75%的信心水準指出某個半徑150米的區域說這就是天兵DD受重傷的地方。半徑150米好像不是很精確,但這已經很不容易了。

還有很多其它更具意義的重大突破。只是,這些重大突破也跟來了更重大的謎團。

唉,好吧。窮書生,沒有短裙女助理端咖啡。那就繼續讀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