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個人環境責任履行報告2018#2

我默默努力盡一份心力。我動手。

 

所謂"本期",電部份指電費帳單計費期間2018/3/7至2018/5/5;水部份指2018/3/6至2018/5/6。

自本期起,圖表增加了平均值線。

 

本期電簡述:

本期創下同期用電度數最低、總體第二低。

image

本期水簡述:

自責用水費比去年同期略增2%,比2014年少了40%。

 

image

 

低污廢水二次利用量:

二次利用量歷史第二高。

二次利用率歷史第四高,15%。

 

image

飲料保特瓶消費量簡述:

本期個人在台灣境內一公升容量及更小容量飲料含包裝水保特瓶及TETRA PAK消費量:零。

 

其它減塑努力:

自今年起,劉選手開始注意塑膠袋消耗量的再降低。包括垃圾袋在內,劉選手最近平均每週耗用袋量的範圍約為1至3枚。有時是零。原本廚餘是用塑膠袋裝,帶去廚餘箱回收,塑膠袋也就跟著拋棄。這就增加了塑膠袋的消耗量。這是不對的。最近已開始改用舊保鮮盒裝廚餘。平時放在冰箱冷凍庫,滿盒後處理。空盒用清水沖洗後重複使用。是,這樣增加了耗水,但是劉選手的總體節水量遠高於此項耗水,所以總體而言算是gain,不算是loss。另因實施垃圾源頭減量並加強分類,所以垃圾桶常發生一個禮拜都裝不滿的現象,因此有時一週的塑膠袋消耗量是零。在幾年前必須天天倒垃圾的我自己來說,這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廣告


發表留言

6685

當兵時有一天休假在家,然後發生某件事,不用陳組長表示案情不單純,自己直覺判斷就知道,這是刺激! 刺激來了! 這種刺激應立即自動返營報到備戰。

也沒跟家人多說什麼就出門,買了站票搭火車夜奔部隊,一路上百感交集。又沒人叫我回去,我幹嘛回去?

當時我待的地方,大家都不說、沒人願意說,但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若真開戰,那麼這個地方應該會在正式開戰前的第一波先行軟化打擊清單裡。那我這麼急著跑回去做什麼?是人間已無留戀?還是厭世?

看著火車車廂裡各形各色的人,如果情況真的往最糟的方向發展,那麼這節車廂裡的人大概就是我今生最後遇到的局外人。當時想到,對齁,萬一我真掛了,這世間還真沒人知道劉選手曾經秉持如此偉大情操奉公滅私再好好歌頌一番讓一堆少女感動落淚。

Well, that’s not gonna happen.

記得心裡真的很亂,滿腦雜念。心想,不行不行,不能亂,要focus! 等下要做什麼、怎麼做,想清楚。其它的就強制禁入心頭。

就像廣島長崎,既然跑不了,那不如就在核爆點正下方,半秒變成灰,不用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過,史料記載,廣島長崎還真有人就在核爆點正下方還竟然無事生還就是了。

我還有時間在火車上亂亂想,那麼噴射戰鬥機飛行員在掉下來的一團大刺激的時刻裡,應該沒能如此奢侈地東想西想吧。

台灣空域裡,下面不是山就是海,而不多的平原更是人口稠密地區,對於軍機飛行員來說,犯錯跟機障的空間真的很窄,不像美國加州內華達州這些有很大很寬廣的操作空間跟略多的應變時間。怎樣叫略多?多個兩三秒、來得及去拉彈射把手去punch out。

冷血的事實是,摔飛機是統計上的必然,而且是整體戰術進步的必須。

過去英國慧星客機摔出了金屬疲勞這件當時科技不知道的事,後來也發現到原來加壓艙不可採用方型外窗。當今安全許多的民航可說是過去一路摔出來的。一些大型客機飛行組員遇刺激而陷入混亂後摔飛機,也摔出來一條叫做機組資源管理學的東西,Crew/Cockpit Resource Management,讓後來的機組在危機發生時能以更有序的方式進行解除災難程序。

今天你搭機去斂財跟玩耍能夠更安全、更放心,這就是航空界從過去血的教訓裡學到的成果。我們的空軍不摔的時候是奉獻,摔了的時候是犧牲。奉獻、犧牲,再怎麼說也都值得一些credit吧?!只要主事者在事後能深切檢討學習到什麼做對了、什麼做錯了,對的就加強做、錯的就徹底改,那也算是飛行員為國家跟人民再盡了一次大力、多立了一條大功。
立委銷單包工程上摩鐵泡人妻諸惡不缺席,年概收是千萬級,不計"業外收入"。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法官勤於教化無再犯之虞的罪犯讓蘋果有報不完的社會版,本薪約18萬。

F16飛官有今天沒保證有明天,月薪約11萬。月薪?應該要說,大約一半是死亡津貼。

是。我是在帶風向。資源再這樣亂搞,遲早多個菲律賓空軍來繞台。


發表留言

Op. Watchtower 2018

Operation Watchtower 2018,簡言之就是到東北角海邊看海,同時注意岸際擱淺海龜,慘敗收場。

東北角海龜擱淺的高峰期是每年三月至四月的凌晨時段。這樣的任務會需要不少給西,例如禦寒衣物、雨具、簡易帳、糧食飲水、空拍機。這些給西全用卡打車來載的話,實在是很挑戰。

在我的規劃裡,我假定的海龜搜尋區域是北自萊萊、南至石城。前進基地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龍洞灣,另一個是頭城大里。從龍洞灣出發的話,不但路程比較遠,也必須穿越200米的龍洞隧道。我很不喜歡騎卡打車進隧道。太可怕了!隧道內已經夠窄的人行道還不准上腳踏車,強迫腳踏車在也很窄的柏油路面跟呼嘯而的各種大型卡車擠,人跟車輛的淨空距離有時不到30公分。太可怕了!

不是我又要酸,真的是…唉…我在沖繩經過很多隧道,他們做的隧道都會留非常寬敞的人行道讓行人跟腳踏車可以安心通過。

所以龍洞灣出發的選項也就不考慮了。

看看明年2019從大里車站出發會如何。


6 則迴響

討冊

過去這一兩年裡閱讀了更多有關沖繩戰史的書籍史料,也費了相當大的功夫整理自己拍的照片跟影片。就在這幾天,可說是有點嚇到自己吧,也許是過去一點一滴的投入有了一些回報,我發現過去依賴過的一些書籍跟資訊有不少無法接受的錯誤。

西方人未必瞭解日本,日本未必瞭解沖繩,所以一些地名誤譯的問題倒還不算重大錯誤。但是,我現在發現一些材料發生的錯誤已遠遠超過地名錯誤。有的是日期的錯誤。有的是部隊佈署地圖的錯誤。類比來說:

1. 劉選手4月7日下午跑去7-11忠孝復興店騷擾小7咩。

2. 劉選手4月7日下午跑去7-11南京建國三店騷擾小7咩。

一個說法是在東,另一個是在西。然而…

正解: 劉選手4月7日下午本來想要跑出去危害社會,但在家裡睡過頭,既沒有出現忠孝復興店,也沒有出現在南京建國三店。

除了兵力佈署圖東邊西邊搞錯之外,還有主從關係的錯誤。類比來說:

書本:劉選手跟臉友美眉約見面,結果臉友美眉被劉選手性騷哭著咬枕頭。

正解:劉選手跟臉友美眉約見面,結果劉選手被臉友美眉性騷哭著咬枕頭。

A師的甲團調去支援B師,被寫成A師的甲團去指揮B師,知名權威軍史家的著作出現這種嚴重的錯誤,我該去跟誰反映?美國國防部?出版社?誰理我呀?

要講清楚我是如何認定確實有錯誤的,那還得花上很大的功夫去解釋清楚,請恕我懶,目前實在無力寫萬言訴狀。

更嚴重的問題是自己寫的東西也因為毒樹毒蘋果的緣故而出現了一些很根本的錯誤。想到要去改就…唉,頭皮發麻啊~


發表留言

Op. Watchtower 2018 Mission 1

Operation Watchtower 2018 岸際傷龜搜查:去海邊走走,順便注意水線擱淺待援的海龜

Mission 1: 2018/3/31, 馬崗。

本次任務可說徹底失敗。

自行車的安全帽忘在捷運車廂上,一定是座位對面的美眉太漂釀害我分心了。

再來,到海邊後,空拍機鬧脾氣無法連線。

 

任務檢討:

1. 2017曾到馬崗來探勘,胡猜瞎猜這裡可能是傷龜熱區。今年實際到現場發現有很多釣客,所以,如果真有傷龜上陸,那麼應該就會被這邊的釣客發現報警施救。所以,我把資源投在馬崗顯然是重複投資跟浪費。我應該到人更少的地方去。

2. 岸際進出應該配合政府規定穿著救生衣。所以應採購一件。

3. 這比較有問題。爬文發現傷龜常在夜間上陸、清晨被發現。所以,大白天跑來,就算發現傷龜,那可能也太遲了。劉選手清貧,沒有機車,也沒有汽車;要攜帶自行車在夜間利用巴士到達海邊有班次的困難。除非是日落前到達,然後直接在海邊過夜,在日出前微亮的半小時跟日出後的兩小時裡進行搜查。這意味的是要有過夜遮風擋雨的給西、要有飲水食糧、還要有意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