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安波茶(一)

第八章 鐵風暴

安波茶(一)

Eugene1安波茶(Awacha)是一個小集落,名字很可愛,但是這個有著可愛地名的地方卻有著一段不堪的過去。

就我個人的廣義認定,前田高地被美軍拿下之後,沖繩日軍牧港防線就算是瓦解,而前田高地附近的安波茶口袋的又一次血戰也就算是首里防線的攻擊序曲。原本在前田高地被日軍消耗幾乎殆盡的美國陸軍,開始有了調集自北沖繩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南下加入戰鬥。在這些海軍陸戰隊之中,其中一個人就是尤金史賴吉(Eugene Sledge),HBO迷你影集血戰太平洋(The Pacific)裡的重要主角之一。尤金隸屬的海軍陸戰隊第1師5團3營K連從1945年5月初開始投入前田高地西側的戰鬥,首發目標就是安波茶口袋(Awacha Pocket)。尤金當時已經不是個青嫩的新兵了;他已經是個參加過帛琉貝里琉(Peliliu)這場20世紀百大慘重死傷戰役之一的登陸戰;看過大場面、親身經歷過日軍極端瘋狂野蠻的作戰風格。從4月1日登陸沖繩開始,尤金的單位一直很幸運,在北沖繩待了整個4月份都沒有遇到激烈的戰鬥。他自己的認定裡,這世界不會有比貝里琉更慘烈的戰鬥了。然而尤金的單位南下在安波茶口袋之後的經歷,讓尤金自己整個推翻他的貝里琉經驗,而尤金這個硬派老經驗的陸戰隊員也即將體驗到他人生裡首次的崩潰。這段遭遇,從安波茶口袋的鐵風暴對他的徹底洗禮開始。

image

image

image

安波茶集落在1945年的時候座落在前田高地西側的一個小山頭上面,如今已經遷村了。本文除非有特別指出,否則提到安波茶集落時指的是戰時安波茶,而非戰後安波茶。安波茶往南大約一公里是另一個集落,叫做沢岻;往東大約一公里是經塚集落。這三個集落都是在小山頭上,中間是個低窪地區形成三面合圍,唯一的開口是朝向西邊2.5公里以外的海岸,也就是如今的那霸新港。這個一公里方圓的口袋狀小窪地,美軍稱它為安波茶口袋(Awacha Pocket)。安波茶扼守前田高地的西側,在前田高地一役中,承受慘重傷亡的美國陸軍一直想要繞到前田高地後面來打開僵局,但是直到前田高地陷落,安波茶的日軍據點依然紋風不動。如果你還記得的話,美軍是從前田高地東側150-152高地打開缺口後才繞進前田高地後面的;他們打不下安波茶。

安波茶本身除了有日軍居高臨下的陣地之外,在它南方的沢岻集落,日軍稱為沢岻高地,美軍稱為Dakeshi Ridge,也提供安波茶守軍密集的火砲支援,使得美軍難以包圍安波茶。安波茶口袋中間是一條小溪,叫做小灣川,它是個天然形成反坦白防線,美軍坦克難以長驅直入,所以美軍擅長跟慣用的步裝聯合攻擊也未能奏效。

美軍想要接近首里防線,就必須拿下東側的178高地跟西側的安波茶口袋,所以美軍調派還算新鮮、戰力完整的海軍陸戰隊第1師旗下第1、5、7三個團共9個營的兵力負責攻擊安波茶口袋。日軍安波茶陣地是由4個營防守,戰力多半都已嚴重損耗,但是他們除了擁有天險與地利之外,同樣也有用不完的砲彈跟炸藥包,依然可以發揮極大的以寡擊眾戰力槓桿。在安波茶口袋這方圓僅約一公里的小小範圍裡擠進了雙方總共13個營。一定要跟逢甲夜市一樣熱鬧嗎?

先前章節裡我提過好幾次,太平洋戰爭期間大約每一名美軍死傷兌換十名日軍死傷。從安波茶口袋戰役算起到首里陷落,這個死亡匯率發生極為罕見的崩盤,慘跌至大約一比一(註一)。

尤金在自傳中提到,當他們海軍陸戰隊5/3/K(5團3營K連)從北沖繩南下來替換幾近崩潰的陸軍時,他們連隊走在進入安波茶前線的路上遇到反方向撤出的陸軍士兵,一個個都破破爛爛憔悴不堪。其中一名陸軍士兵善意提醒但面帶悲傷地邊走邊跟泥巴路另一側的尤金說,兄弟啊,前面很苦啊。

還沒嘗到沖繩真正滋味的尤金聽了也只是點點頭,然後自信滿滿地說:我知道。我打過貝里琉(意思是你別小看我,我是硬派老鳥)。

對面的那個陸軍士兵聽到尤金這樣說之後,面無表情,低下頭,繼續拖著蹣跚的步伐,有氣無力地往北方撤退。

海軍陸戰隊在貝里琉一役裡,平均兩個人去,一個人回。最前線的,則是十個人去,比較多的,三個人回;比較少的,一個人回。他們在貝里琉到最後是由陸軍去撤換下來的,而在沖繩正好相反。尤金這樣的回答,朋友們你能聞出一股傲氣嗎?安波茶,尤金的信心的崩盤的開始。

小小一塊巴士站牌,駐足著一個騎著腳踏車笨笨的觀光客,頂著大太陽對著有什麼好拍的站牌拍照。這裡是被鐵風暴滅村前的安波茶舊址、同時也是尤金在沖繩首次激戰的現場。尤金,我也到了安波茶了。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一比一的死亡匯率我自己覺得需要進一步求證。如果發現新的資料,我會回來更新。


發表留言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英雄列傳十一:羅伯布希一等兵

第八章  鐵風暴

英雄列傳十一:羅伯布希 (Robert Eugene Bush)

今年(2013)有一件社會新聞,幾個朋友一起去小攤子吃飯,無故得罪了一個地痞,這個地痞當這些人的面痛毆其中一個人,但是其它人都低著頭,連個屁都不敢放,結果是攤子的歐巴桑出面制止這個地痞。 朋友。什麼是朋友? 吃吃喝喝,有揪有到。

1945年5月2日,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第五團第2營正在攻山頭,日軍以猛烈砲火跟機槍掃射進行抵抗;又是一次鐵風暴。有一個美軍陸戰隊軍官在最前線的山頭稜線上受傷倒地。一個名叫羅伯布希的醫護兵衝上來,他發現這名軍官因大量失血而進入休克狀態。槍林彈雨中,羅伯從醫藥包裡拿出血漿袋跟針頭,準備幫這名軍官緊急輸血。在這種前線,羅伯自己很快也中彈,而且不是一次。他先是胸部中彈,接著肩膀也中彈。在萬分痛苦跟自己也命危的此時,羅伯繼續高舉血漿袋的左手依然沒有倒下。

更慘的來了。此時日軍發動逆襲。一大群尖聲高喊天皇萬歲的日本兵衝過來,而羅伯跟不省人事的傷兵在最前面。慘了。 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 丟下傷兵往後狂奔? 兩眼緊閉準備投胎? 倒在地上裝死? 以下是羅伯的選擇。 他繼續高舉血漿袋的左手依然沒有倒下。他另一隻手把軍官腰間的手槍掏出來對著衝到面前來的一票日軍狂開槍,子彈打光了再抓起這名軍官的卡賓槍繼續還擊,當場擊斃六名日軍。比較遠的日軍對羅伯接連扔出三顆手榴彈,羅伯躲不掉,轟然一聲,第一顆手榴彈爆炸,一個破片劃過羅伯的右臉,把羅伯的右眼炸瞎了。其它兩顆分別炸傷他的左眼跟雙肩。 羅伯繼續高舉血漿袋的左手依然沒有倒下。他用右上臂搽去被炸瞎的右眼流出來的血,再把卡賓槍的空彈匣拔出來,換一個滿彈匣,然後繼續對不遠處躲在亂石堆後的日軍開槍。由於羅伯只剩左眼,而且左眼也受傷,所以他沒辦法仔細瞄準。羅伯只能找日軍鋼盔上的星星標誌,然後大約瞄向這顆星星下方大約不到一英呎的地方開槍。 在日軍這一波逆襲裡,羅伯不但沒有退後一步,也完全沒有離開他救護中的傷兵,打死不退,盡忠職守的程度已遠遠超過其職責所需。一直到美軍重整旗鼓擊退日軍後,這兩個虛累累的人才獲救。此時羅伯繼續高舉血漿袋的左手依然沒有倒下。他堅持讓這些救兵先救他手頭上的傷兵,然後他自己則是靠自己的雙腿一拐一拐地走下山坡往急救站走去。走到一半,羅伯自己也因傷勢過重而休克昏倒。

還好,後續過來支援的美軍發現羅伯,把他抬下去急救,總算揀回一條小命。 羅伯因為這次英勇的事蹟而獲頒最高榮譽的美國國會榮譽勳章。他也是二次世界大戰裡獲頒此勳章者中最年輕的。 最年輕?當時他幾歲? 18。 嚴格講起來,還未成年。他高中輟學志願從軍。我猜他根本就是謊報年齡混過檢查才得以入伍。我覺得是軍方提報他受勳時才發現在兵役檢查時出槌,錯放未成年者入伍。但是頒贈勳章是喜事,官方大概覺得一些程序上的瑕疵應該不用報導。不過呢,受勳時18歲,明眼人一看就知羅伯入伍時絕對沒有18歲。

18歲。比那些在小吃店低著頭假裝沒看到自己好朋友差點被打死的那群廢物還要小。 吃吃喝喝。有揪必到。好朋友。 羅伯布希在名義上是隸屬美國海軍救護兵團,在沖繩戰時配屬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第五團第2營。獲獎感言呢?羅伯說:

我真的不是最偉大的,有好幾千個陣亡的人都比我夠資格,只是他們的事蹟沒有出現在報告裡,所以這枚勳章等於是我幫他們領的,暫時幫他們保管而已。

羅伯被送到夏威夷去療傷兼復健。返國後他去跟他青梅竹馬的小女友求婚,汪達史普納(Wanda Spooner)。汪達當時沒有嫌他窮、也不嫌他瞎,點頭答應。然後就是杜魯門總統親自頒贈國會榮譽勳章。羅伯補修完高中學分拿到高中畢業證書,接著進入華盛頓大學取得企管學士學位。

Robert Eugene Bush

勇氣十足的羅伯後來用幾百塊美金買了一間木材廠,小兩口苦心經營,竟然把這間木材廠搞成一間大企業。只剩一隻眼的他還堅持要去學開飛機,而且還真給他考過了。拿到飛機駕照後,他有個朋友常搭他的小飛機一起去渡假釣魚。誰? 二次大戰首次率領美軍空襲日本的杜立德(James Doolittle)。

羅伯跟他的青梅竹馬一生相許,白頭到老。 羅伯79歲時因腎臟癌去世,華盛頓州州長隨即下令州政府大樓的國旗降半旗一個禮拜以示哀悼英雄之死。 美國國道101號其中有一英哩的路段被命名為羅伯布希大道。 美國加州一所海軍醫院以羅伯為名。醫院大門是一座銅像,紀念羅伯布希對傷患不離不棄的執著勇氣。

(圖片來源請按我)

18歲的勇氣。羅伯布希。

天啊,我18歲的時候在做什麼?唉! 不提也罷! 羞愧啊~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發表留言

英雄列傳十: 錫爾多麥當勞中士

第八章 鐵風暴

錫爾多麥當勞中士

 

1945年4月19日,178高地東側山脊的山腳下。

美國陸軍32團2營E連在又一次試圖攻上山脊的時候被日軍的機槍跟迫擊砲盯上,死傷慘重。E連迫砲組有一個士官叫做麥當勞的(Theodore R. MacDonnell),他一個好朋友戰死,他在悲憤之下覺得如果不想再看到好朋友們一個接一個送命,山上的日軍機槍跟迫砲陣地就必要被消滅。他就包了一大堆手榴彈,爬出掩蔽處一個人衝進日軍機槍火網中往山上爬,想要跟日軍機槍陣地拼了。他第一次衝上山坡時跑過頭,看錯地方,錯過了日軍機槍陣地,但是他遇到三個日軍躲在散兵坑裡,他就用手榴彈解決了這三個人。手榴彈用完後,他又在日軍火網中跑下山再去拿手榴彈。第二趟他又一個人衝上坡,但在左閃右躲日軍機槍的當中又沒找到機槍陣地。手榴彈又用完了。他又衝下山拿手榴彈,然後第三次衝上山。靠! 他不累呀?!第三趟他終於找到日軍機槍陣地,但是手榴彈又用完了。他又衝下山、抓了一把排用機槍(BAR),第四趟衝上山,命真是超大,給他衝到日軍機槍陣地前面一個地方掩蔽。然後當他鼓起勇氣端著排用機槍衝向日軍機槍陣地時,才打第一發就卡彈。要命了! 他真的命超大,他左跳右跳,又再次躲過日軍機槍掃射,連滾帶爬下山去。這次他只找到一把火力不算強的卡賓槍(一種口徑不算大的步槍),然後第五次衝上山去跟這個日軍機槍陣地一決生死。這次他成功了。他擊斃日軍機槍陣地裡的三個人,把機槍拖出來一腳踹下山坡。

麥當勞他這五次神勇復仇把日軍防線敲開了一個小洞。E連連長看到這不可思議的奇蹟,立刻就率領E連殘兵跟上麥當勞的腳步,接著旁邊的F連也見機行事,全連一起衝向麥當勞打開的缺口。經過之後的48小時的肉搏戰之後,178高地跟周遭的日軍全線撤退。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發表留言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178高地

第八章 鐵風暴

178高地

從那霸租汽車旅行的朋友如果要往北邊走,例如去水族館,你車上的GPS導航機應該會帶你走一條付費的高速公路:沖繩自動車道(沖繩道)。這條高速公路也劃下了絕大部份的遊客在沖繩的觀光活動的最東界限。朋友們,既然是去觀光,就勇敢一點,超越沖繩道以東吧! 特別是首里城到中城城這兩地之間的路段。你會有收獲的。東岸有現流海鮮(如果你不覺得幅射海鮮會影響你的食欲的話)、不算特別貴的汽車旅館集中區(就是台灣人很愛的出租砲房啦!)、還有太平洋海景第一排貴賓席,是拍海面日出的好所在。

這第一排貴賓席有一個VIP包廂;視野遼闊、停車不算難、開車的話距離國際通也不遠:上原高台公園。而且不收門票。清早看日出、白天看風景、晚上看夜景。它位於住宅區內,所以很清幽,沒有外地觀光客人潮。如果你也按圖索驥來這裡玩的話,請特別注意別製造噪音、別亂停車、別留下垃圾、別大聲聊天、別看到美景就大聲尖叫;這些God damned tourists的行為是很惹人厭的

DSC03003

上原高台公園,沒錯,就是本節的主角。不用猜,是的,它也有一段戰爭的歷史。在過去,日軍稱它為157高地,美軍稱它為178高地;本系列採用美軍稱呼。只要是視野遼闊的地方,那就一定是具有軍事戰略價值的地方。178高地是牧港防線最高點、靠近南沖繩東岸。往東,它居高臨下掌握和宇慶,扼守美軍東線攻勢南下。往北,它是天際線嶺整座山脈連續高地要塞的最後大本營。往西,它鎮守著牧港防線東側,包括棚原高地、西原高地、以及美軍南下要道,五號公路(Highway 5,1940年代南沖繩主要南北聯絡道路)。它的戰略位置就可想而知,而鐵風暴也絕對不會忽略掉這個制高點。

下面照片是從178高地往東南方看。

DSC03002

儲油槽是南西石油西原製油所。這塊平地原本是要蓋与那原機場,但是沒有蓋成。照片中的海灣對面的山區是南城半島。南城啊,唉,後來很多琉球人是往南城半島那邊去躲,但是都很慘,是個傷心的地方。

下面照片是從178高地往正東看。

DSC03004

照片中央遠處的小島叫做津堅島。這個小小的島卻有著無人聞問的悲情。日軍在津堅島上佈署了一個重砲兵連隊,使得津堅島變成美軍必須拿下的軍事目標,而鐵風暴也無情地摧殘了這個小小島。當時島上有沒有居民?有。不但有,而且被編入作戰。其中包括大約40名男性居民跟30名女性居民。這個不到一公里寬、大約2公里長的小島,戰役從4月5日開始一直到4月13日才結束。戰役結束後,美軍方面報告是說日軍沒有人投降也沒找到活口。日方的報告是說只有十幾名軍人趁夜搭小漁船成功撤回本島。

下面照片是往南南西方向看去。

DSC03007

遠處的集落就是安室跟兼久。沒錯,就是安室奈美惠的老家跟夏川里美她老爸的老家。左方有座有點尖尖但尖得很不明顯的小山丘,那是Conical Hill,首里防線的最東端,後來擋住整個美軍往南攻的驚人要塞。

下面照片包得像開喜婆婆的就是我啦。

我在178高地遇到一個剃著美軍馬桶蓋頭的人帶著老婆跟兩個小孩來野餐。這種大太陽下的正午來這裡野餐是需要很不尋常的品味。總之,我就順便請他幫我照幾張照片。

1945年4月19日,美軍第7師第32團第2營G連跟184團2營G連試圖聯手攻上178高地跟和宇慶高地(Ouki Hill)之間的鞍部,但是遇到極為兇猛的日軍火砲。有一小群人想要撤回來,但是在通過一片開闊地面時被日軍砲兵逮到追打。他們一邊跑,砲彈就一邊跟著他們的步伐掉在他們這群人之間。這些人一個接一個被炸死,最後一個活口跑到一半忽然就不跑了。他跪下來,好像在祈禱。過沒幾秒鐘,一顆砲彈直接落在他頭上,當場炸成不見蹤影。

184/2/G整個連在這一天結束後只剩下19個人,被併入32團2營G連。

從4月5日一直到4月23日將近一個月,以178高地為核心的戰役一直都是像這樣。美軍白天進攻,留下被日軍孤立的小股兵力,其它人蒙受慘重傷亡退下去;日軍夜間反攻,雙方死傷慘重,日軍又退回原地。沒完沒了。在上原高地的鐵風暴裡,178高地算是颱風眼;除了受到美軍起不了作用的砲擊之外,並沒有發生激烈的戰鬥。然而,178高地東側山腳下的日軍地道系統卻是非常悲慘。日軍撤退後,有一個洞穴裡被發現大約兩百具屍體、第二個大約一百具、第三個大約50具。這些屍體都是排列整齊的。其它有些洞穴已經被炸垮,裡頭有沒有人、或是有多少人,就無法得知了。這些屍體都有傷;槍傷、砲擊傷、或是奶磅燒傷。他們是傷重死亡之後被排列整齊,還是撤退時遭到生前加工自殺或謀殺,也是個大謎團。戰後美軍沒閒工夫多管,日本方面也一律模糊帶過當他們全數是為天皇壯烈捐軀。

偉大的皇軍怎麼可能殺害自己人呢?在政治正確的大帽子之下,真相就這樣消失了。

沖繩戰後有參戰美軍指出,在急救一群琉球平民傷患時,這些傷患透過美軍戰場翻譯控訴日軍把琉球農民集合起來,當這些農民的面前抓幾個琉球人出來用極為殘忍的方式虐殺,接著在屍堆前當眾強姦年輕琉球女性後再加以虐殺,然後告訴驚駭到極點的琉球農民說,如果你們向美軍投降的話,美軍就會這樣對付你們,所以你們一定要跟著皇軍戰至最後一兵一卒,而自殺也好過被美軍抓走。

沒圖沒真相。只是1945年還沒有iPhone可以隨手拍。要不要相信,你自由心證。

回到在上原高台公園野餐的這個美軍。我不知道他對178高地的歷史有多少瞭解。這附近似乎有美軍住宅,白種人比較多,有點像過去的天母。不知為什麼,這家人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副征服者的樣子。的確,美軍是沖繩的征服者,這是事實,我沒有說這不好。自從琉球亡國之後,琉球人總是要為別人的利益犧牲。幕府打朝鮮、軍國亂入東亞、美蘇冷戰、釣魚台軍事衝突增溫,這些事都是琉球人在當鐵風暴的可拋式雨衣。據我自己的瞭解,琉球人在地緣政治感情上是蠻中立的;他們對於中國、中華文化、還有台灣,基本上是很友善的。軍國日本戰敗後,台灣方面的本土激進派開始對日人進行零星的血腥復仇。滯台琉球人有的被抓去準備要殺害或施暴之前,如果趕快開口說琉球話來證明自己是琉球人的話,絕大部份都能當場被釋放。這一點也說明了台灣跟琉球在歷史上的友善關係。現在,為了釣魚台,琉球人又再度被夾在中間為東京的政策背書。這個衝突,對於中南海、對於東京,都是能匯集人氣鞏固中央的好工具。中國希望釣魚台至少不要是日本的,好方便中國海軍進入太平洋。經濟死氣沉沉的日本右派政府希望利用釣魚台來強化自己在國民心目中的正統性、同時轉移經濟無謀的焦點。但是在最後面抓著一手同花順的美國,悠悠哉哉地野餐居高臨下看著幾個小屁孩辦家家酒。琉球人,同時伺候著兩個老闆之餘,何去何從?唱唱民謠、喝喝泡盛、一天混過一天。這兩個老闆讓他們過著還算不差的生活,但如果不當可拋式雨衣,那會不會就沒好日子過了?

有得選擇嗎?

DSC03246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發表留言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和宇慶

第八章 鐵風暴

和宇慶

我印象很深,在我出發去沖繩的前半年左右,有一天我在爬文找資料時在一個美國的網站討論串中看到一篇留言。這篇留言大約是這麼說的:

大家好,我父親是陸軍第7師32團的士兵,他叫做XXXXX。他1945年陣亡在天際線嶺,有人可以告訴我他當初陣亡的確切地點跟時間嗎?他是怎麼死的?謝謝。

這篇留言雖然有些人回應,但是都沒有答案。看完之後我的心也揪起來了。人生並不完美,每個人心裡頭都會有一些地方是被活生生咬掉好幾塊肉,是一生無法彌補的惆悵,往往也是難以跟身邊的人去提及的,因為提了也沒用。如果你父親還健在,你應該很難去體會,也許還會覺得這有什麼好惆悵的,甚至覺得我這篇文章是來騙眼淚的。沒關係。你慢慢來。我不怪你;我原諒你。

這一篇我帶你來到上段留言者提到的天際線嶺,一起來體會他的惆悵。

天際線嶺是我自己從美軍命名的Skyline Ridge直譯過來的。在日軍方面稱為和宇慶南西稜線。在本系列會稱為天際線嶺、天際線、或和宇慶。天際線嶺位於沖繩東岸西原町(Nishibaru)、如今琉球大學附中跟琉球大學醫院一帶。它是一道南北走向的連續山脊,居高臨下,易守難攻,是個扼守著牧港防線最東端的天險。有多易守難攻? 天際線嶺戰役從4月9日一直打到4月23日,整整兩個禮拜。

天際線嶺的易守難攻在於它這個南北狹長的山勢是由一連串的天險構成;彼此之間可以互相支援。美軍拿下A山頭,後面還有B、C、D山頭可以對美軍進行攻擊。就算拿下B山頭,還有C、D、E山頭可以對A山頭發動逆襲,把美軍困在B山頭上蓋布袋圍毆。另外一個特色是這裡的日軍在火砲方面的實力特別堅強。多點發射、同步彈著。也就是說,不同距離之外的不同火砲,在些微時間差之下先後發射,但是砲彈是在幾乎同一時間落在目標區。一連串的山頭讓日本守軍完全掌握美軍第7師的動靜。美軍只要一有動作,就會瞬間引來日軍火砲的集中射擊。

就算勉強通過日軍集中射擊,接下來要面對日軍數量龐大的機槍陣地。這些日軍機槍陣地並不會大老遠就對美軍開火,而是耐心地等待美軍來到只有十幾公尺的時候才開火,讓美軍完全沒有機會反擊。同時,數量龐大的大小口徑迫擊砲也跟著開火,切斷美軍先頭部隊的退路,阻絕美軍後方的支援兵力。

假設美軍先頭部隊沒有被殲滅,而且還掃除了機槍陣地跟迫擊砲陣地,那麼後面美軍主力跟上來之後,其它好幾個山頭反斜面的火砲群就對山頭上的佔領美軍實施集中射擊,逼得美軍只能選擇承受重大傷亡堅守好不容易才拿下的山頭,或是認賠出場退下去,讓先頭部隊的犧牲再次了然白費,然後從新再來一次。

因此,美軍要突破天際線嶺,就必須發動多點同步進攻,抵減眾山頭日軍互聯火網的效應。說是簡單,做就很難。即便天際線嶺是直接曝露在巴克納灣美國海軍艦砲近距離炸射範圍內,即便美軍有絕對制空優勢,但是日軍有珊瑚礁岩洞穴系統,是美軍大砲很難打穿的,除非是運氣好到直接打進洞裡。

下圖是一張歷史照片,由西向東拍天際線嶺。

Skyline1

上面歷史照片裡標示著TANKS(坦克)的地方有一條路,那是如今的國道329號。

下面照片是從西原高地往天際線嶺拍。背景的海就是上一張歷史照片背景的海,巴克納灣(中城灣)。

DSC03004

天際線嶺的戰役當然慘烈,但是在這裡我不想再重覆報導。我想說說別的。

在這滾燙的馬路上我停下腳踏車,仔細對照GPS地圖,確認了下面這張照片後面的山頭就是伊集西側高地(日軍名稱),面前的集落就是伊集村。崚線再往右邊去(北),就是一連四、五個高地要塞(Tomb Hill、Rocky Craig、Triangular Hill, Pinnacle)。山的後面就是牧港防線的西原高地。西原高地再過去就是嘉數嶺。

DSC02441

我還確認了下面這張照片就是和宇慶高地(Ouki Hill,美軍名;日軍稱為和宇慶西側高地)。

Hill 178

上面這張照片看得出來是一段上坡路,而這段坡路就是爬上天際線嶺。

確認之後我在路邊坐下來。文章開頭提到有人上網問有誰知道他父親陣亡在天際線嶺的什麼地方。我坐在國道329號的路邊就在想這件事。

就在這裡,某個地方,這個人的父親的生命被結束了。十幾萬名美軍,這個人卻找不到任何人來告訴他他的父親最後一刻是怎樣的場景。這是怎樣的一種悽苦?

他父親是死得像個英雄?還是笨笨地送掉小命?還是被友軍火砲誤擊?還是感染什麼重症病死?空白一片,沒有答案。

照片中的小集落原本就是個濱海小村,到現在還是一座很小的村落,但是在1945年的時候,這個村子是美國陸海空三軍炸射的重點,因為這個小村很倒楣地座落在軍事要塞旁邊。這些人能逃去哪裡?一邊是海,海上都是美國軍艦;一邊是山,山裡都是日軍陣地,更是美軍砲火猛轟的地方。真的,逃去哪裡?沒有。沒地方跑。親眼看到這個小村無路可逃的地獄現場,我自己真的也是腦袋一片空白,一直在心裡說,Shit!

伊集這裡如今依然沒什麼發展。這裡有不少汽車修理廠。內行的朋友就知道,這裡地皮不值錢、沒有觀光資源,所以才會聚集了汽修廠。準備來沖繩騎腳踏車環島的朋友,你一定會經過這裡,國道329號伊集段。這裡的地標是Heart Life 醫院,就是上面照片左側白色大樓。那邊就是天際線嶺的頂部,當初血戰的現場之一。美軍發動了一場連續四天三夜的衝鋒才拿下這裡。你現在應該也知道沖繩戰可以說是一場手榴彈跟炸藥包的對戰。在這裡,有一輛美軍坦克發砲攻擊一個日軍洞穴,其中一枚砲彈很湊巧地擊中洞穴深處儲存炸藥包的穴室,接著引發了大爆炸,洞穴裡一整個連的日軍就這樣瞬間報銷。連長受重傷,但接著也自殺了。

在天際線嶺這邊,有一座日軍反坦克砲的洞穴明明被美軍野戰砲直接命中三次,但是美軍一個小隊衝過去掃蕩時,日軍這門砲竟然又開始射擊,一下子就把這個小隊轟成一片肉條碎骨。這裡的戰役真的很慘。日軍一直保存的主力之一,第24師,是在天際線嶺戰役時首次出動迎擊美軍。

美軍第7師很多連長死在這裡。他們都是身先士卒走在最前面,激勵自己的弟兄跟上來,而不是躲在後面叫人往前衝。在現代,裝孝維,企業主不斷告訴你,商場如戰場,可是,你爆肝加班的時候你的主管在哪裡?爆肝抱美眉喝酒?還是先溜去建身房?

Shit! 我記得我在伊集這裡停下來的時候,心情還真是有點憤世嫉俗。不過,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完成了一個我跟我自己的約定。我想跟發文詢問自己父親下落的那個人說,雖然我幫不上忙,但是我有實際來到天際線嶺,也特別有想到你,也在天際線嶺向你在此殞命的父親致意。你並不孤單。

朋友啊,如果你父親還健在,不要浪費時間,去跟他說說話。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