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揀到砲彈的傷心笑話

國軍處理拾獲未爆彈。

讓我好傷心啊~ 怎會有如此輕忽、幼稚、不專業的專業人士?

國軍表示:未爆彈體長140cm、直徑25cm、高25cm;無火藥、不會爆炸、沒有危險。

ㄟ…這個嘛…這是在測量四方型物體嗎?

一般敘述砲彈時不都是講口徑跟長度嗎?又不是形狀不規則的脫殼穿甲彈,圓柱體的直徑會跟高度(或厚度)不一樣嗎?

這龐然大物送上漁港碼頭擺著時,目視即可看到彈頭尖端還有個疑似引信fuse裝置。料敵從嚴,fuse存在的意義在於啟動彈頭內某種物質或裝置的物理或化學變化。通常二戰老彈彈頭應該不會太和平;大約就是基本款其中一種:HE高爆最常見,對不對? 在疑似有fuse存在的狀況下,請問你是哪裡來的自信說這未爆彈無火藥不會爆炸?

初測25cm的直徑,這意義就是它不會只是一般驅逐艦5英吋主砲(約12.7cm)、或許也不是美軍戰艦常見的8英吋(約20cm)。常識嘛,對不對? 25cm已經大於金門240巨砲了。不是有流傳說把廈門那邊一個車站打不見了? 這顆未爆彈也很有可能是日本陸基九六式24公分榴彈砲、英國海軍10英吋(25.4公分)艦砲。任何一個國家花這麼龐大的金錢導入如此大口徑的火砲,目的就是要買破壞力。要破壞力,就不會用它來投射無火藥、不會爆炸的彈頭。對,是有訓練用啞彈、是有實心彈,確實有,但是,實心彈沒有必要在彈頭安裝fuse。

接下來看國軍如何掌控現場。

首先,國軍在碼頭圍起黃色警戒塑膠條,範圍大約是2米 X 8米。

同時,30米外還有人繼續釣魚,40米處還有人群遊客來來去去。記者當然也就在彈體旁邊跑來跑去。

8吋榴HE彈頭的殺傷半徑約為50米。

這次處理的是10吋彈。你30米還不緊張?

再來看國軍專業人員的處理狀況。

這顆殺傷半徑至少50米的彈頭,圍了個2米乘8米的警戒區。拆彈兵穿著護具檢查處理彈體。護具對這10吋彈是穿安心的。這先不管。拆彈兵穿護具就表示有爆炸可能、也表示正在遵循某種程序跟標準。OK,在這拆彈兵後面不到2米,站著另一個兵(猜是個士),僅著戰術背心(推測可防一般手槍彈)跟頭盔。

你既然要處理一個爆裂物,而且是這麼大顆的爆裂物,那為什麼要在如此近的地方多擺一個人? 如果是要協助拆彈,那就應該穿護具。如果只是監控,那反正你不是在直接拆彈,你就不需要站在這種近得可笑的距離寫白板。你可以站遠一點。

21世紀了。我們現在在談的是M1先進戰車、F-35、精密對海遠攻、無人載具。為什麼處理一顆未爆彈,整個展現的心態卻好像是綁著辮子、戴著有根避雷針的頭盔、腰間掛著鍋子的初接觸洋槍的清朝士兵。

劉選手去沖繩鑽洞,每次進山去靠近已逸失在植被下的日軍據點或激戰遺址時,一定都小心翼翼,特別是看到新鮮的崩潰土方時更是謹慎,因為沖繩還有很多未爆彈。美軍一些重砲彈頭有時會鑽入爛泥沒爆炸。日軍彈頭品管低劣,實戰時有25%機率不爆發,有的也是鑽進爛泥。幾十年後,大雨沖刷,土方崩裂時,這些恐怖的未爆彈就可能再次重見天日。至今三步五時就看得到沖繩新聞媒體報導未爆彈發現事件。相較國軍2米 X 8米的警戒區,沖繩當局處理一顆5吋艦砲未爆彈時的慣例遵循的避難圈半徑通常是88米。

88米!

88米!

88米!

若是在海域發現未爆彈,通常不會把彈體帶回陸地。

不著陸!

不著陸!

不著陸!

海域未爆彈通常會在海域就地引爆。一顆81毫米迫砲彈的立入禁止的禁航圈半徑是300米。

300米!

300米!

300米!

同樣海域81迫未爆彈進行現場爆破時,禁止游泳潛水的入水禁止區半徑是3公里。

3公里!

3公里!

3公里!

81迫彈體多大? 口徑大約略大於一般保特瓶、長度約2-4倍。但是根本比不上國軍這次處理的25公分彈頭。

我們的case是旁邊繼續釣魚。

我確信很多朋友見此文會覺得我反應過度。TMD那顆未爆彈是有爆嗎? 沒爆你是緊張個屁?爆了炸不到你,怕啥?

來。讓我告訴你,我是怕還是不怕。

下圖是我去某地下壕探險的照片。
IB5

然後,不久前,這個我跑來跑去的地方,出現一顆美軍5吋艦砲未爆彈。

這種事,劉選手的經驗有好幾次。

怕。我當然怕。非常怕。

在1974年,那霸市有一間幼稚園附近正在進行下水道工程時,無意間引爆了一枚二戰日軍重型水雷。不幸的是,當時幼稚園正在辦活動,結果造成小朋友4死34傷。

為什麼在那霸市會有水雷?

那霸附近的那霸機場,從前是日本陸軍小祿機場,旁邊是日本海軍小祿基地。小祿基地儲存了大量的海軍砲彈跟武器,美軍攻擊沖繩時,特別是小祿半島登陸戰、那霸廢墟戰,大量的海軍砲彈跟種種爆裂物就被日本守軍拿去製作土製地雷,埋在美軍可能經過的地方。

另外,藏在掩體或地下壕裡的日本陸軍砲兵在砲身受損、或是陣地即將被攻陷時,也會把剩餘砲彈做成詭雷再逃跑,因為美軍通常會進來掃蕩跟調查。他們還有一種很恐怖的事。他們在地下壕會挖一個不容易看出來的秘密坑道,準備在美軍進入壕內掃討時,日本兵可以自己躲的。也所以美軍也會出動軍犬。但到戰爭末期時,他們有的人會在秘密坑道裡擺滿炸藥砲彈,再佈置誘發機構等美軍進來觸發。至於他們是怎麼製作土製地雷、壕內詭雷、急造爆雷,我雖然我知道一點,但我是不可能公佈的。總之,這些戰時未爆彈不但確實存在,而且數量依然很多。

將來等我把沖繩故事都寫完,你也看過之後,你再去沖繩玩時,一些地方你跑來跑去時應該會在腦袋裡閃過一個想法:腳步要放輕一點。

沖繩那邊處理未爆彈的認真態度讓我印象很深。再跟我們國軍處理未爆彈的樣子相比,就真的很讓我傷心。沒有知識也要有常識;沒有常識也請多看看電影。電影裡,老是被恐攻的美國,處理未爆彈、進行拆彈的鏡頭不會少。你看看人家,又是無人車機器人、又是掃瞄器、種種給西,還有果決疏散層層交管,如臨大敵;再看看宜蘭未爆彈處理現場,是當一盒鹽水蜂砲在處理嗎? 我相信稍有點軍事常識的人跟電影控都會生氣。同一天的新聞還說,國軍國防部某重要軍官酒醉大鬧機場。

我想,支持國軍是一定的,但不能溺愛、不能盲目支持,所以該罵就要罵,而且要罵就要往上罵。拆彈兵會有這種誇張離譜的表現,就是上面的概念落伍退化到公元904年首次有紀錄的火藥的戰鬥應用、訓練內容脫離現實、執行面的帶隊官如同無腦喪屍無視現場不問對錯自廢判斷。如此酒囊飯袋,如何對得起拿生命執勤的一線官兵? 感覺上好像地方上的警方都比國軍這次還更專業。

窩囊! 清朝般的窩囊! 清窩囊!

國軍啊…

八原是這樣叱責沖繩日軍將領的:

我們要面對的是現代化美軍,不是你在中國打過的低劣軍隊!

低劣。好刺耳。不就在說從前的國軍嗎?

現在,低劣這一詞,還是否適用呢?

若不適用,則請解釋這次拆彈為何如此低劣。

若適用,則請加速淘汰無働於衷、失格失能的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全體。


1 則迴響

Evan亂做夢:人權

劉選手很少做惡夢。

夢中見二女不遠處賊頭賊討在討論某事。咦? 奇怪? 好像在說我。

矗起耳朵聽…

其中一個說要跟我結婚。她們討論結果是為避免夜長夢多,就省略交往階段跟迂腐婚禮,直接搬進劉狗窩,直搗黃龍、造成既有事實。

蛤?! 等一下,我認識她們嗎?

她們醬講一講,我就得嫁?我還有沒有人權啊?!

等一下,更正,我就得娶?

快逃! 我就嚇醒了。還好只是夢。


發表留言

FIN你個烏拉TECH

什麼啟動啦、什麼價值啦、什麼深耕啦,FinTech是未來啦,這兩群吃飯喝酒之外只會數錢的老屁股,喊這麼久的口號,又如何?

劉選手造訪A金控網站,首次使用,申請會員。好。身分證字號、生日、圖形驗證碼、我同意。點下去。

好。OTP驗證碼,請問是要送到email還是手機?

請送到手機簡訊。點下去。

謝謝您。OTP已傳送到您的email,請查看。

蛤? 我指定送到手機簡訊,怎跑去email?

好,等半天,沒簡訊也沒email。垃圾郵件筒找也沒找到。

這是金控A的…FinTech。

再來,B金控。同樣註冊新帳號。

好。身分證字號、生日、圖形驗證碼、我同意。點下去。

OTP驗證碼,順利。

傳送預設密碼。順利,收到。回首頁重新登入。問題來了。

登入頁問到我的使用者名稱。蛤?使用者名稱?剛才我花時間搞你的註冊,整個程序裡都沒給我輸入使用者名稱的欄位,現在你跟我要使用者名稱?好一個北爛白癡B金控!

怎麼辦? 只好選忘記使用者名稱。

再一次,身分證字號、生日、圖形驗證碼、預設密碼。請把使用者名稱傳到手機簡訊。點下去。

簡訊來了:您的使用者名稱是。

蛤?我脫窗了嗎?

您的使用者名稱是。

就醬。

奇怪了,一般資料庫裡,使用者名稱這種必填欄位的metadata應該都會限制不可為null,不可是空值,對不對?真的白眼都要翻到後腦勺去了! 但是,現吊在一半,怎麼辦?

我跳回登入頁。好,身分證字號、生日、預設密碼、圖形驗證碼。至於使用者名稱,我只用滑鼠在欄位裡點了一下,讓後台知道這欄位有被on_active,有動到。然後點下登入鍵。

這種null值登入本來應該會失敗,對不對?結果,靠,竟然順利登入,曲線解套成功。

這意思是,使用者名稱為空值也可登入,那不就是有系統漏洞的疑慮?

好,等下再繼續罵。現在先搞定目標。

註冊完成。我要找特定金融商品的詳細條款。這也是我註冊使用的目的。啊,看到產品內容標題,好,點進去。點進去之後,它所謂的內容,靠你個三八北,竟然一樣是商品名稱。只有名稱,沒有內容、沒有細節、沒有條款,只有回主頁。是我點錯了嗎? E04,再檢查。沒點錯啊? 忙半天,我要詳細條款,你卻只有商品名稱,你這不是在耍我嗎?

“劉家臭豆腐 (點我看詳細內容)",點進去後,"劉家臭豆腐"的詳細內容是…

劉家臭豆腐。

就醬。

厚,真是口吐白沫等級的崩潰!

IT、IT,Information Technology,那沒有information的technology又該叫什麼?

智慧型理財平台? 這是智障型理財平台!

ㄟ,堂堂A金控、堂堂B金控,台灣數一數二的企業、高調大唱FinTech革命、每年尾牙高調炫你為富不仁的富,你TMD拿出來的FinTech光是入口門面就這幅德性、犯的錯誤竟如此低級?

生氣。但生氣沒憂心多。

難道這就是我們台灣一流金控做出來的東西? 那我們是要如何跟全世界的金融界去競爭? 這是怎樣? 搞出那史上最大悲哀艦隊的大清帝國在台復國了嗎? 這些金控是去大清戶部銀行挖角來辦FinTech嗎?

image

 

鵝,沒唬爛。真有大清戶部銀行。前陣子美國人民連署達標、要求川普向中共討回滬江鐵路債券款項,發債的就大清銀行。另外還有中華民國在大陸期間發行的債券。

大清銀行後來在中華民國成立後改組為中國銀行。中國銀行後來落入北洋軍手中,跟廣州的中華民國的中央銀行唱雙包。北洋中銀在猴子治理之下破產,後由蔣介石北伐時收回。國民政府離開聯合國之後,中華民國的中國銀行改制為私營中國國際商銀,後再改組為兆豐。毛澤東揀到了中國銀行留在中國上海的空殼,就歡天喜地沿用原名設立中共版的中國銀行,自任為中華民國的中國銀行的法定受讓人。所以,若美國要討債,那麼,債務人應該是中國的中國銀行。中華民國的中國銀行後身中國商銀的後身兆豐,也就脫債成功。

如果中共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那麼中共就必須概括承受中華民國的中國銀行發行的債券償付義務。一兆美金債務就趕緊還一還,別落個欠債不還的罵名。如果中共不想還這條錢、主張美國若欲行使其持有中華民國的中國銀行在1949年以前發行的債券的債權,則美國應以原始發行人為債務人,那麼中共就等於承認了中華民國目前的獨立主權。因此,中華民國就有權向中國主張中共自1949佔據各重大資產造成中華民國的財產損失,例如鐵道、港口、礦權。

別忘了喔,義勇軍進行曲的著作權屬於中華民國,所有權人是中華民國陸軍八軍團。這條侵權的錢也要處理一下。

應加計利息。

如果美國轉而向中華民國討債,也好。來,F-22賣幾個中隊來先,接著來設大使館,就考慮先付點利息。

如果中共真要還錢,那台灣也別太興災樂禍,因為我們台灣的金融業在中國中央層級的投資持股也不少,所以也會傷到台灣。順著金脈去抓,你就會抓出一堆人造神明。說不定其中也有你的心肝寶貝。

話說回來,前面罵說這些金控是去挖角大清銀行來辦FinTech,照這脈絡來看的話,好像也不是無的放矢。

話再說回來,美國人向外國討古債前,好像也該翻翻他們自己的歷史。美國獨立戰爭時跟法國借了天文數字的錢。美國戰勝英國後,法國共和政府向美國討債,當時美國賴帳說的話就跟中共說的差不多意思,我們欠的是法國皇室的錢,不是欠你們共和政府的錢。美國賴帳至今沒還錢。

你以為銀行不會倒? 你以為金控很可靠? 你以為國家不會賴帳?

你以為FinTech就真的是hi-tech?

烏拉屁啦!


1 則迴響

滴酒不沾 十周年

大聲說:這是我此生做過最正確的選擇之一。

一開始還真沒有什麼崇高理想、也沒有什麼悲慘際遇;就十年前這一天起床後覺得很煩:宿醉頭痛之餘,還得處理那一大沱臭氣衝天的空酒瓶。玻璃瓶嘛,很重。阿魯米罐嘛,吭吭鏘鏘很吵。兩者相同之處是一樣都很臭。不處理還不行,因為會招來蟑螂。然後就稍微想了一下。對。我有顆以2%稼動率運作的腦。就想,前天晚上花時間花錢去挑酒買酒。昨天花時間花錢跑這跑那買澎湃料準備下酒菜。昨天晚上就廢在椅子裡一整晚已經想不起來做了什麼。今天看來也是一整天廢掉了。頭昏腦脹。就連一天開始的第一件事,刷牙洗臉,也照常很沒勁。這一結算,厚,三天。我人生的三天就醬給了酒。

馬了個我還得付錢!

一次又一次,這去不了任何地方的黑森林裡的迴圈。

我就問我自己,我可以幾天不喝酒嗎?

小時候,鄰居有個魏伯伯,很兇。每次找他們家小朋友出去造反闖禍前都要很小心。魏伯伯愛喝酒,後來長到比較大後,聽說他酒精成癮,肝中毒崩潰死了。

如果,我幾天不喝酒就全身奇癢難耐,就以任何理由、或是不需任何理由,就飄著飄著飄進旁邊超商,飄回來就不小心多了兩手啤酒,那就證明我也是酒精成癮。帶著這種恐懼,我開始了幾天不喝酒的實驗。

劉選手親眼見過血淋淋的人體肝癌切除組織塊。這真的不是個漂亮的畫面。酒傷肝,不用再爭議。肝之傷,不可逆。超商賣你酒,但超商可沒新而健康的肝可以賣給你。

從前住美國的時候,住的地方整個村子很荒涼。只有一棟又一棟的高層大樓,沒有商店。要買酒,很不容易。走路走遠一點是有加油站兼雜貨店有賣酒,但品項種類很少。住的村子幾乎沒有酒零售店liquor store。接下來我要說的可能會有種族歧視之嫌,還請擔待並理解,我要說的是在描述事實,不是政治正確的廢文青高調。通常,房價房租愈高的地方,liquor store就愈少。低收入、非法移民、跟非裔美國人愈集中的地區,liquor store就愈多。Liquor store,扣除販賣高價稀有的一流酒莊品項的精品liquor store(勝利組稱之為gourmet wine and spirits這種微風式假掰名稱),就成了…嗯…不動產的嫌惡設施,等同台灣的高壓電塔、兇宅、宗教據點。Liquor store象徵著高犯罪率、高毒品滲透率、低成就人口集中地。若你覺得不舒服,沒關係,你可以用你自己的錢去美國找個liquor store旁邊買個自用住宅搬過去。通常很便宜。相信你不需貸款。你住半年後你再來高調。

如果你住在一個原本沒有Liquor store的街區,忽然看到有間Liquor store裝潢中準備開業,那麼,認命吧,你房子趕快賣,賠售都得賣。是租住的話,也認命吧,開始想辦法搬走吧。他們美國人礙於政治正確,通常不敢公開談論這種事,以免被周遭人扣上種族歧視的大帽子。

一般純住宅區都是透天厝,這種村子是不准商業活動的。請上YouTube找「回到未來」去看看麥克飛住的Lyon Estate 住宅區。但大都市的街區就不太一樣。

當時我自己做了一個小研究。有次我路過我曾住過的街區,發現才兩年怎麼就變得好破敗?! 原本是個小康寧靜的街區,結果變成都些…就…我們台灣左青看我寫的就一定會準備開罵…就…某些符合某種…你說的…刻板印象,但你未必會准許你家寶貝青春美麗未成年女兒去交往、去接觸、去活動的人事時地物。美國一級毒品超便宜。到了不對的地方、交了不對的朋友,信不信,三個月不用,你一生就已全毀。我就去查了不動產方面的公開資訊跟當地政府的人口變動資訊,試圖解釋這個整個街區的崩壞。結果不出所料,真的是…你又要罵說是刻板印象跟歧視…符合某些特定條件的人口增加,相應於該區房價房租的下跌。好現實。好…好吧,你說的,歧視。

別亂猜。各膚色族裔都有其勝利組跟魯蛇組的群聚熱區,絕不是說某膚色就必然怎樣怎樣。

但是,一但你住處附近出現liquor store,那就絕對是個警訊。更不要說是個…EO4…我在討罵嗎?…酒吧。

哈雷酒吧我也去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只是好奇想去看看,我就去了。進去之後還逗留好久,厚,真是涉世未深! 我騎著日本彷賽,跑到哈雷地盤。這就像你在台灣戴著OO黨總統候選人的帽子,跑到XX黨總統候選人造勢場子裡去看偶像劇主角來站台獻唱。你目的單純、你行為合法,但你就是白目三寶在討打且怨不得人。

我不是說他們勝利組就不喝酒。他們也有的喝更兇。毒品使用率也是一樣的。差別是他們是到魯蛇區去買酒買毒買春罷了。滿足了才回到勝利區。就算在勝利區有開設liquor store,勝利區的也會擔心被鄰居指指點點,所以依然會開車跑遠一點,到魯蛇區去買。因此,他們美國這種社會不對等發展就造成了族群緊張。

在亞洲,喝酒文化就很不一樣。在住宅區開設的小酒吧說不定還會受到歡迎,因為想要小酌幾杯、聊天打屁的人,也不用跑很遠;踩雙拖鞋幾步路就到。多好。需要顧小孩的,拎著小人去樓下小店,小人寫功課、大人來瓶精品啤酒,雖然可能違反兒少法,但實在不會有人這麼機車去管這種日常。酒甚至可以是一種身份地位的工具。能喝、常喝、喝得多、喝得兇、喝得高調、喝得熱鬧,嗯,讚。特別是一種叫binge drinking的喝酒模式最受到社會同儕的推崇跟仰慕。從前一友,眼中口中都帶著無上景仰地跟我說,他們公司一個日本主管有辦法前一晚上跟大家去酒店,第二天還一大早第一個到公司在翻讀賣新聞。

什麼是binge drinking?

不醉不歸。

當我是兄弟就栽罐!

左一圈右一圈先乾為敬。

技術而言,就是以超越你身體的酒精耐受度為最低標準的喝酒模式。

深一點去看,這是…guaranteed mutual harms on quid pro quo. 因保證互相傷害而所以公平對等且忠誠的關係。我讓你醉到必須負擔可能導致酒駕肇事的風險,你讓我醉到必須負擔明天沒辦法在主管面前好好簡報的風險,如此互傷、自傷,互相保證殘害人生、到人生遲早一發廢業的程度,我們才可能做好朋友。

還有一種單人版的binge drinking。這似乎在孔孟儒文化圈裡依然是常模。

醉裡且貪歡笑,要愁哪得工夫。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

南宋,辛棄疾。

照辛棄疾所述,他已無安全用路資格、已有了神經精神合併症的酒後blackout、還有憂鬱症的徵兆。但是,很有問題的事在套用詩歌之後就瞬間合理化了。

從前,人的均壽很短,喝不喝、怎麼喝,結果都一樣,對健康還來不及產生重大影響,人就沒了。所以真的是不喝白不喝,喝了算賺到。但現在不一樣了,對不對?你會有多出來的五十年時間去面對種種後果。

從前,地平線到地平線,也許看不到一個人。你酒後要駕牛車馬車騾車請隨喜。但現在不一樣了,對不對?

一定要有酒,才能做朋友,這種朋友又可稱之為什麼朋友?

有酒就出現,沒酒就消失的女人,能給她晉級當正宮嗎?

如果吟詩做詞就可以除罪,那麼,酒駕一路上就自拍跳針這句「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應該也是一種無罪的風雅?

帶著自證已有酒精中毒的恐懼與忐忑,我的「幾天不喝酒會怎樣」實驗在結束後,加碼進行「一個禮拜不喝酒會怎樣」闖關,接著是「一個月不喝酒會怎樣」的殘酷試煉。不知道耶,「十年不喝酒會怎樣」的延長賽剛剛結束了;劉投手無責任失分、完封勝投。

找得到理由喝酒,就一定找得到理由不喝。

喝酒臭ㄅㄨㄅㄨ並不風雅。不嫌你臭ㄅㄨㄅㄨ的人也只有比你更臭ㄅㄨㄅㄨ的人。久而久之,你的世界裡就只剩一堆臭ㄅㄨㄅㄨ的人。這群臭ㄅㄨㄅㄨ的人,就像一群羊,不需任何理由而自願臣服於某種無形的權威。

「沉默的羔羊」這部偉大的電影看過嗎?

為什麼要叫沉默的羔羊? 還記得嗎?

史達琳說,她小時被寄養在一農場。一天他聽到羊在慘叫,去查看,發現場主在宰羊。後來她找機會去把農場門打開,叫羊群趕快逃命。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近迫宿命的羊群卻聚在一起默默地看著她。史達琳就隨機抱起一隻小羊,逃出農場,沿著馬路狂奔,心想就算被責罵被拋棄變成無家可歸也無所謂,我犧牲自己的福祉可以救到一隻也甘願。小羊小小隻,看起來不重。但是,小朋友抱著跑兩三公里的路,小羊之重就如千斤萬斤。史達琳沒說,但漢尼拔博士猜得到,史達琳很想放棄救這隻羊,因為實在是體力透支。史達琳應該是沒有盡合理努力去逃亡躲藏;她明知沿著馬路跑,就很快會被當地警長發現,將她帶回農場交給監護人,而她就可以被動地脫離這注定失敗的拯救任務。所以,史達琳就繼續留在馬路上,沒有往偏僻處躲藏。她實質上還是害這隻羊被殺,但名義上她已盡人道良心去救過,所以她可以眛著良心告訴自己,自己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這隻羊,沒有良心問題。被帶回農場後,這隻羊當天就被宰了。漢尼拔帶著極淡的一絲微笑看著自述並圓謊中的史達琳,欣賞著反覆出現在史達琳夢中的那群羊,用沉默去分屍肢解史達琳自己的良知。漢尼拔的最愛畫面。

漢尼拔,啊…蕭邦、但丁,既然提到漢尼拔,那就來段他很瞭的但丁吧。

I cannot well repeat how there I entered Forrest Dark (so full was I of slumber at the moment), in which I had abandoned the true way.

說很多遍了,我想不起來我是怎麼跑進那黑森林的 (哥當時昏昏沉沉(宿醉中?)) ,所以我就走錯路轉錯彎了。

酒國的大門從來沒關上。不需史達琳、不需任何人來開門。想出來,想離開? 隨時都可以。

出來後,也許你會發現一個因為你自己放棄已久,所以感覺反而很新奇的世界。若是不喜歡這新世界,沒關係,酒國的大門從來沒關上。隨時都可以再進去。所以,與其窩在裡面當隻沉默的羊,不如走出來瞧瞧。

很不中聽吧。如果你覺得你值得更好的人生,那麼請試著慢酒、減酒、疏遠酒。試試無妨。

十年。我從沒想過要再回去那黑森林農莊去看看。這十年,每次周年都會有人來開玩笑說開一瓶好酒來慶祝。該怎麼慶祝呢? 十年,省了不少酒錢,是可以也值得買個什麼獎品,可是,實在不知道該買什麼。那,那就繼續擺定存一年後再說吧。十周年,好,握拳! 吃批薩慶祝。


發表留言

7-45號作戰令(二)

第三冊:煉獄

第一章:跳板

第八節:7-45號作戰令(二)

各兵團長、師長們在6日這天大早的大雨中接到出擊令,也著實臉上三條線。補給線半癱瘓、坦克顧路。有的兵前腳向前一步,後腳卻拔不出爛泥。這狀況下,軍令說要「摧毀」首里要塞,是開玩笑吧?

說真的,巴克納這第7-45號作戰令,劉選手覺得真的莫名其妙、不夠紮實。它損害了巴克納自己的權威。天下雨、地爛泥、人…也才剛在混亂陌生環境中就位。有的還被蓋布袋。天地人三樣,無一到位還下達此令,竊以為,有欠細膩。

總之,當時美軍軍級單位發佈作戰令時,並不會一起給你執行細節。它的功能是給一個大方向、大策略。跟我們頒佈法令一樣,例如頒佈一項「嚴禁劉選手帶美眉去夜市撈金魚法」,其中可能只有十幾條廢話,但隨後通常會另外頒佈「嚴禁劉選手帶美眉去夜市撈金魚實施細則」。軍部發佈作戰令,隨後會以兵團為對象,另外發佈細節。接著各兵團就根據細節去規劃要交待給師級單位的作戰令跟細節。再來就師、團、營,一路到最前線蹲在阿本仔屍體旁邊挖軍用罐頭吃的小兵。層層節制,各有任務。

雖然5月5日完成、5月6日大早發佈完畢的第7-45號作戰令,當時尚未發佈實施細則,然而,從4月底到5月5日之間,眾將官在跟巴克納正式開的會,或半正式的討論之中,或大家私底下交換的看法,也能大致揣摩出未來這陣子要往哪裡打,要打到哪裡,該預期會碰到哪些頑抗據點。在我挖的史料裡並沒有7-45號作戰令的細節。下圖是我自己根據巴克納的談話而推測做成的地圖,完全沒有任何依據。能接受就請湊合看看,不能接受就請多利用可匿名的留言區盡情批判。

我已修改到盡量符合1945的地形。不必要的標示就不納入。不保證正確。

image

5月6日美軍前線大致上西起小灣、北縮兩公里、往東到前田高地後面,前伸至幸地集落、再北縮後東伸到海邊。凹凹凸凸。

巴克納的跳板應該會要求西半部的必須越過安謝川、東半部的必須要切進巴克納灣區,共同形成「巴克納振作線」。

接著以「巴克納振作線」為攻擊發起線,東西合圍首里要塞。要合圍首里,那麼西軍應該會必須沿著國場川河谷東進,東軍必須拿下与那原之後西進至國場川河谷,形成經典夾鉗態勢。中軍則沒有選擇,只能硬著頭皮去捅首里要塞這馬蜂窩。但這是首功啊!

不過呢,這個嘛…要知道,古今中外都是飛鳥盡良弓藏。有件事,極主觀。我的極主觀。當時太平洋的氣氛是進攻日本本土在即,而這是升官發財的最後一班列車。尼米茲這個人跟劉選手一樣,忠厚老實交友單純人品高潔。珍珠港之後,小羅斯福讓尼米茲成立星巴克(CINCPAC,太平洋艦隊總司令部)負責太平洋北半部(POA),讓落跑麥成立史巴克(SWPAC,西南太平洋總司令部)負責南半部(SWPA),另外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馬歇爾當參謀總長。尼米茲滿腦子打阿本仔,落跑麥滿腦子想出來選總統,馬歇爾滿腦子想在全世界安插自己的人馬。美國現在的各種頭痛,還有亞太地區種種紛爭,可說是小羅斯福當時在太平洋錯用了兩個人的緣故。為了能在這最後一班列車搶到位子,落跑麥使出了種種賤招。原本太平洋是他跟尼米茲一人一半,他一步一步設局,把尼米茲擠出去。他是怎麼做的呢?他提出種種合作計劃,先誘使尼米茲跟小羅斯福放心。接著他就開始討要資源。三分抗日、七分壯大自己,這句話很適用在落跑麥。他開口要的資源很大,大到美國無法負擔,所以小羅斯福就讓他去跟尼米茲借兵去用。沖繩戰的美軍部隊有很多差一點趕不上作戰,就是因為被落跑麥借去用。

他買未上市股票賠大錢,跟你借錢,拿去買股票想翻本。被他賭到。他賺了之後不但不分你一毛利潤,還遲遲不肯還錢,直到你去跟他跪求還錢。然後他還一副股神姿態到處上節目說自己自幼就有投資天份跟眼光。就這種人。

扯他做啥? 別急。沖繩戰,他是投機客。

在沖繩戰開始之前,他就去跟小羅斯福說,為大局著想,太平洋戰區應該要統合。小羅斯福一聽,嗯,有理。問題是,尼米茲跟落跑麥是一開始就共治太平洋,現在落跑麥背著尼米茲說要統合,這當然是統合到落跑麥他自己手中。他就這樣一步一步,從尼米茲背後,蠶食鯨吞各種資源,背後插刀,雨天收傘。到了沖繩戰開打之後,原本屬於尼米茲的星巴克管轄的冰山任務沖繩戰,就已經被落跑麥一步一步劃進史巴克的SWPA的管區。為了避免吃相太難看、招致海軍大反彈,落跑麥就「允許」尼米茲的星巴克繼續以任務總司令的角色執行沖繩戰。

要我還錢?可以,你來我公司無薪打工,幫我洗車擦鞋三個月,我就考慮還你錢。

這對沖繩戰的影響是,落跑麥用了一桃殺三士這招,不管你是在北太平洋還是南太平洋建過什麼戰功,我都未必會把你納入崩壞任務(Operation Downfall,含兩個子任務:進攻日本九州的奧林匹克任務,Op. Olympic,進攻東京關東平原的王冠任務,Op. Coronet)。有戰功的、過去闖過禍想翻身的、或是沒機會拿槍桿子立功,卻又急著想過水拿資歷的,想要搭上攻日最後一班列車,那都只有一條路:快來捧我的卵趴。

落跑麥當時對巴克納第10軍的態度,因為他很擔心巴克納成功,搶了他的光芒、擠上攻日列車而把落跑麥攻日內定名單的人馬擠下車的狀況,落跑麥除了拉攏媒體攻擊巴克納,還放話作勢要把第10軍的眾星星們排除在崩壞任務之外。意思是,你若在沖繩表現得很好、表現得像是巴克納的人馬、讓巴克納受到歡迎,那麼你就準備退休吧。

因此,第10軍這邊,各將軍愈是拼命打仗,但結果就是愈可能被當權的落跑麥打成黑五類,永不錄用。第10軍的海陸IIIAC的蓋哥,你仗打得好,那就前途暗澹;你打不好,前途就更暗澹。此時已經看得出24兵團的好奇有了棄保動作。人在沖繩,心卻似乎在菲律賓跟落跑麥在一起。

這些,巴克納都知道。他也知道,此時落跑麥已經在遙控人馬,操作媒體、間接逼杜魯門讓尼米茲撤掉巴克納。

落跑麥不只是在斬殺太平洋這邊不跟他站一起、或有搶他鋒頭疑慮的將軍。他同時也在佈局封鎖歐洲戰場的美軍功臣。被他開第一刀的應該是歐馬不來的雷。他誰?

現在美軍有一款很有名的裝甲步兵戰車平台,其初代叫做M2。他的名稱Bradley Fighting Vehicle,我國有人譯為布雷德利戰鬥車。它除了初代M2之外,也有幾個衍生款。叫他Bradley是為了榮耀歐戰名將Omar Bradley。

歐戰預料會很快結束,把猛將歐馬轉調太平洋去攻日,此呼聲很高,一片看好。蛤? 看好?落跑麥 最幹聽到別人被看好。誰被看好? 歐馬。好。落跑麥做筆記。落跑麥知道歐馬氣勢正旺,並非他常用的黑招就能斬殺。他就換個招。他放話說希望能在攻日時採用歐馬當兵團長。超奸der。歐馬在歐洲帶的是一個集團軍耶! 你落跑麥現在說要用他當兵團長,這等於是降了兩三級耶! 就有高層看不慣,讓人去問落跑麥你醬不會太刻薄嗎?

這正中落跑麥下懷。

落跑麥就賣乖,他說,為了軍隊和氣,那我們就都把歐馬這件事忘掉吧。

於是歐馬就被很自然地排除在攻日任務之外了。

你說奸不奸?

第10軍在混亂跟陌生的狀況下,收到早在預料中的第7-45號作戰令,還要在這種小人算計的氣氛中,帶兵作戰。

嘆一聲,八原預設的殺戮區,跟影武插手沖繩戰的落跑麥的總統夢,哪一個比較奸?哪一個比較黑?

再嘆。其實沖繩戰還有個更奸更黑的咖。以後會提到。這個人,還沒到他該出場的時候。

一次旅遊,竟把我帶入這悲壯但更詭譎的時空隧道。來,關心一下幾個人。

大槌子尤金現在正在安波茶口袋西北側。

DD戴斯蒙正在從前田往石嶺移動。

前田方面的志村躲在洞裡乖得像隻貓。

伊東這直腦筋的傻子正在棚原高地當被放鳥的孤軍。

西平醫官還在找部隊給個差事。

長勇溜出首里要塞,去找女人喝酒。

八原正式實質接掌日本32軍兵符。

西瓜皮富子…避到唔哉郎。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